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2

     乌间站在训练场内,看着与自己五步之隔的塔安,有些犹豫地开口:“院长说你低血糖,还严重贫血,你要不要先把体质锻炼一下,我再教你格斗?”
  
  塔安漫不经心地踢踢脚下的地面:“没那个必要,两个可以同时进行。”乌间坚决地驳回塔安的提议:“不行,如果那样,格斗时你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输掉。”
  
  塔安扬起唇角,语气嘲讽:“哦?那我在体力不支前打败对手不就好了吗?”乌间本想开口斥责,却在看到塔安脸上张扬笑脸的一瞬间改变了想法:这个女孩,或许真的做得到。
  
  思考着的乌间忽然感到一股凌厉的风扑面而来,条件反射向旁边躲闪,险险避过攻击。塔安见偷袭不成,丢掉手中的树枝,向乌间无害地笑笑:“抱歉老师,我以为训练已经开始了。”
  
  乌间发誓,他在塔安脸上看到了幸灾乐祸,但同时,他又吃惊于塔安动作的敏捷,塔安,说不定比他想象中更加优秀。这样想着,乌间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不错,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记住,当你手中没有武器时,身边的一切都可以用来攻击敌人,哪怕只是树枝石块。现在,绕场跑五圈热身。”
  
  “是!”
  
  然而,在跑第二圈的时候,乌间就不得不背着昏过去的塔安冲进医务室。片刻后,塔安醒过来,漠然地起身环顾四周,不由扶额:“我又昏过去了吗?”,忽然注意到手上的纱布,“这个是?”
  
  乌间同医生一起进来,医生看到塔安的动作急忙上前制止:“你现在还不能起来,手上的伤口看样子是树枝造成的划伤。”乌间有些头痛的看着这个自己刚刚夸奖过的学生:“手被划伤你都没有感觉么?”
  
  塔安淡淡扫过手上的纱布:“哦,我对疼痛的感觉不很敏感,而且我的愈合速度要比其他人快 ,我已经没事了,可以去继续训练了吗?”
  
  乌间觉得头更疼了,制止住跃跃欲试的塔安:“不行,你现在先休息,从明天开始先和医生学习伤口处理和包扎,什么时候学会了,什么时候我教你格斗。”塔安满脸反对,却不得不在乌间严厉的目光下妥协地点了头。
  
  (一年后)乌间站在训练场内,塔安从一旁的树上轻巧落下,用特制的匕首向乌间挥去。乌间不断闪躲,塔安眯眼用自己的观察能力预判出乌间的躲闪方向,步步紧逼,就在快要碰到乌间时,乌间反手握住塔安的手腕,钳制住了塔安。
  
  匕首从手中掉落,塔安没有丝毫犹豫,肘击乌间腹部。乌间吃痛,手有一瞬间的松动,抓住这一瞬间,塔安用力摆脱乌间的钳制,前滚翻躲开乌间随后的攻击,停在训练场的另一端。乌间赞赏地点头:“不错。”
  
  塔安带着客气的笑容向乌间走去:“谢谢老师。”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迅速架在乌间颈上,语气中多了一丝得意:“在你的对手失去反抗能力之前,永远不要放松警惕,这是你教给我的,老师。”
  
  “啪,啪,啪……”鼓掌声传来,乌间的上司笑容满面:“乌间,你教出来了一个不错的学生啊。”塔安从容地收回匕首,微微鞠躬:“谢谢您的指导。”
  
         乌间的上司鼓励地拍拍塔安的肩膀,转身向着乌间:“你来一下,我有事找你。”目送乌间和上司离开,塔安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匕首,来到这里已经一年了,包扎技术和格斗都学得差不多了,体质虽仍赶不上同龄人,但比之前要好太多了……
  
         正想着,忽然见一个比自己小一些的男孩向自己冲来,塔安转身避开,男孩却咄咄逼人,出手凶狠。
  
     塔安一边游刃有余地躲闪,一边暗中观察这个男孩,看长相,似乎是乌间老师上司的孩子,自己原本与他不熟,今天这样是?塔安微微侧头,看到一个身影从墙角闪过,心下了然,原来是受人指示吗?既然这样,不如成全他,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吧。
  
  打定主意,塔安单手撑地翻越到男孩身后,干脆利落地劈向男孩后颈,男孩当即晕了过去,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怒喝:
  
  “你在干什么?!”
 
  塔安回头,乌间和上司一同走来,鹰冈跟在后面。乌间满脸难以置信,刚才他听到鹰冈说塔安在欺负上司的儿子,本来不相信的,但现在这一幕却真实发生在他眼前。
  
  他看着塔安淡然的神色,沉了脸:“你怎么能对比你弱的人出手?我是怎么教导你的,快道歉。”塔安毫不理会,漠然地转头,冷冷瞥了一眼鹰冈,真正的主谋,就是他吧。
  
  鹰冈看着塔安不带温度的眼神,有些心虚,不停地宽慰自己:没事的,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只要保持冷静,计划就成功了。
  
  他一直很讨厌乌间,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扳倒他的办法,这个上司宠爱儿子是人尽皆知的事,他挑唆男孩去挑战塔安,又以“塔安欺负男孩”为由叫来上司。
  
  就算塔安没有动手,他也可以说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塔安不但动手了,还正好被上司看到,他倒要看看乌间这次怎么解决。抱着这样的想法。鹰冈跟在上司身后,没有出声。
  
  上司扶起晕倒的男孩,叫来两个人将男孩送去医务室,转头看着塔安:“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听出语气中的责问,塔安脸上的笑容有些讥讽:“哦?我说了,你们就会信吗?”
  
  乌间的语气愈发严厉:“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道歉!”塔安瞳孔中的冷意开始聚集,向男孩的方向轻蔑地扬了扬下巴:
  
  “道歉?他没那个资格,我,也没这个义务。”
  
  上司终于被塔安激怒:“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道歉,要么离开。”塔安带着笑意环顾一周:“那我离开好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上司难以相信塔安的选择。乌间深深看了塔安一眼,转身向上司鞠躬:“他还小,没有教导好他是我的错,我代他受罚。”
  
  塔安将刚才训练用的匕首丢还给乌间的上司,看也不看乌间:“不需要。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负担,但也不会为我没做错的事低头道歉。”扫一眼身后的树林,清冷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训练场上:
  
  “还要躲吗?跟了我这么久,是不是该出来了?”
  
  众人随塔安的目光一同看去,树后走出两个人,男孩酒红色的发和眸,嘴角的笑容淡然而魅惑,眸子却忧郁冰冷,冰澈和暖薰的碰撞给人一种不切实际的幻觉,不急不缓的步调,年龄不大,但给人一种帝王的压迫感,让人不由得想去臣服。
  
  身后跟着的女孩淡紫色的短发,没有过多表情,目光紧紧追随着前面男孩的身影。男孩径直走到塔安面前,伸手邀请:“走吧,和我们一起。”
  
  没有犹豫,塔安搭上男孩的手:“好。”男孩眼中划过一丝满意:“很好,我是玖兰枢,星炼,去帮塔安收拾行李。”星炼鞠躬行礼:“是,大人。”
  
  塔安带着星炼向宿舍走去,玖兰枢单手拦住想要阻止的乌间,语气淡漠:“这位先生,现在的你有什么权利干涉他的决定?”乌间有些气急败坏:“我是他的老师!”
  
  “老师?”塔安不由冷笑,在场边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乌间,眼中没有一丝笑意:“乌间先生,感谢您的教导,但从您说只相信您亲眼所见时,您就已经不是我的老师了,这一点,希望您记住。”乌间颓然地留在了原地。

  塔安收拾好行李,和星炼返回训练场,乌间拉住塔安:“比起我,你更信任他们吗?”塔安抬头看着乌间,目光平静如水,再没有以往的尊敬,“乌间先生,信任是相互的。”
  
  抓住她的手慢慢松开,塔安满意地勾起唇角,越过乌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玖兰枢:“呐,走吧。”
  
  就在塔安转身离开时,乌间低低开口:“塔安,他们会是走进你心里的人吗?”塔安怔了怔,眯起眼睛看向远方,语气有些自嘲:“呵,谁知道呢。”
  
  风拂过塔安的脸,拂去了塔安脸上一瞬间的茫然,留在乌间眼中的,只是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离开防卫省后,玖兰枢站在路口,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又低声向跟在身后的星炼吩咐几句,星炼行礼后带着塔安的行李先行离开,塔安没有在意。不一会儿,路口驶来一辆接他们的黑色轿车,玖兰枢示意塔安先上车,自己随后坐在了塔安旁边。

         一路上,塔安望着窗外发呆,玖兰枢也没有说话。片刻的安静被电话铃声打断。塔安拿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眉眼间闪过一丝不耐,按下接听键:“乌间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乌间迟疑了一下,终是开口:“塔安,对不起,是我们错怪你了。”“所以呢?还有什么事吗?”塔安声音淡漠,乌间在另一端沉默许久,“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遇到什么麻烦就给我打电话,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的老师。”
  
  塔安挑眉,似乎没想到乌间会这样说,“是,谢谢您,乌间……老师。”挂断电话,玖兰枢温润的嗓音响起:“就这样结束真的好吗?”塔安依旧望着窗外,声音冷淡:“不信任我的人,有什么资格得到我的信任?而且,他们对我来说又不重要。”
  
  “那如果他对你很重要呢?”塔安回头看着玖兰枢,眼波微动:“我不知道,我没有重要的人,但如果有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相信我吧……”声音越来越低,近似呢喃,一双眸中,竟是无限的落寞。
  
  玖兰枢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车子缓缓停在一栋房子外,像是看出了塔安的疑惑,枢解释:“你的新住处,我让星炼先来打扫了。”跟随枢下车,星炼早已等在门口:“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枢满意地点头,正要进去,却被塔安拦住,“首先,我该怎么称呼你?大人么?”枢停顿一下,笑容温和:“你决定吧。”越过塔安继续向前,“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
  
  塔安环顾一周,“有刀么?”星炼得到枢的授意找出一把短刀递给塔安。塔安将刀拿在手中把玩,枢在一旁解释:“这是我朋友给的房子,我用不到,给你住吧。”
  
  “朋友?”塔安讥讽地勾起唇,下一秒,手中的刀就已扎在墙角的凹陷处,“看来你所谓的朋友不怎么信任你啊,枢,这里有摄像头,除了这个,”塔安扫视一圈,“房间里应该还有。”
  
  枢笑得云淡风轻,语气却极冷:“星炼。”星炼单膝跪地请罪:“大人,属下办事不力,请责罚。”“起来吧,去处理干净,没有下一次。”枢挥手让星炼退下,转头看着塔安:“这不是那位乌间先生交给你的吧,你究竟隐瞒了多少?”
  
  塔安靠着墙,阳光从窗口洒进来,柔软地包裹着塔安,使淡漠的她看起来多了些温暖,听到枢的问题,塔安抬头懒懒回答:“在乌间老师房间里有介绍这些的书,觉得无聊就看了,再加上训练出的敏感度,发现这些很正常,还有,我从没隐瞒什么,你一开始也没问不是吗?”
  
  话音刚落,星炼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粉色围裙的男人,语气欢快:“枢你回来啦,我泡了茶,快来喝吧。”
  
  没等他们答话,男人已经把他们推进了其中一间屋子。塔安站稳后仔细打量着这个男人,喃喃低语:“看起来应该是人类啊。”
  
  枢向塔安介绍:“这位是黑主学园的理事长,黑主灰阎,我的……朋友。”塔安若有所思:“我还以为你的朋友都是你的同类呢。”
  
  黑主灰阎低声笑笑,镜片后的眼神有一瞬间凌厉:“你都知道些什么?”
  
  “唔……毕竟在防卫省那样的地方监视我这么久还没被其他人发觉,作为人类来说是有点困难的吧,而且,更重要的是,枢你的獠牙刚才不小心露出来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枢你和星炼是吸血鬼吧。”塔安歪歪头,并没有被理事长的目光吓到。
  
  “果然聪明。”理事长又变回刚才的样子,“枢你不是说带回来的是一个女孩子吗?我还以为又可以有一个像优姬一样的女儿呢。”塔安闻言抬头:“我是女孩啊。”
  
  看着石化的理事长,轻叹一声,摘下假发,将齐腰的长发披散下来,绕道桌前坐下,举起茶杯向依然站着的三个人示意:
  
  “坐吧,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三人坐下后,塔安十指交叉撑住下巴:“首先,你们从一年前监视我到现在,又帮我找了房子,目的到底是什么?”
  
  枢看着手中的茶杯,一向淡漠的眸子中流淌出一种柔软的意味来:“我想让你帮我照顾一个人,并且在需要的时候,保护她。”
  
  “只是保护一个人就做到如此地步,事情没那么简单吧?”塔安的目光愈发冷淡,“你还隐瞒了什么?”
  
  枢轻啜一口茶,举止优雅:“她的身边经常会出现吸血鬼,我的身份不便时刻陪在她身边保护她,但你可以做到。”
  
  塔安目光幽深,没有立刻回答,缓缓起身:“事情我大概了解了,可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会帮她?”塔安微微俯下身,紧紧盯着玖兰枢的眼睛,笑靥如花:
  
  “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