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3

         “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话音未落,星炼的手已抵上塔安的喉咙,杀意弥漫,塔安直起身,毫不在意贴在自己颈部的尖锐。枢用眼神示意星炼退下,面上还是那浅淡的微笑:“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塔安轻笑一声,垂了眸,掩去眼底一抹复杂的神色,再抬头时笑意依旧,声音却清冷:“是,如果我们不是朋友,我是不会这样称呼你的,枢。那么,名字?”
  
  枢语调轻柔:“优姬。”塔安闻言抬头看向黑主灰阎,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优姬好像是……下一秒,黑主灰阎就以欢快的语气肯定了她的想法:“没错,优姬就是我最最可爱的女儿啦。”
  
  塔安端起茶杯:“让我和她一起生活几天,我要看看她值不值得。”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我们走吧。”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要带的衣物,塔安和其他三人一起走出房子,枢向星炼吩咐道:“你先回夜间部。”塔安微微侧头:“夜间部?”
  
  走在前面的黑主灰阎回头解释:“吸血鬼学生的集体。”塔安了然地点头,不置可否。
  
  上车后,黑主灰阎开车,塔安和枢坐在后排,塔安觉得有些不适,从口袋里拿出薄荷糖,撕开包装丢进嘴里,揉了揉太阳穴。
  
  枢看到了,轻声询问:“塔安,你不舒服么”
  
  塔安淡淡抬了抬眼:“叫我安就好,我没事,反而是你,你已经很累了不是么?先好好休息一下吧。”说完便将目光转向了窗外。
  
  枢凝视着塔安的侧脸,这个女孩,说不定比他想象中还要适合去保护优姬,不过,就像她说的那样,真的,有些累了……
  
  听到身边的人呼吸趋向平稳,塔安探身过去,关上了另一侧的窗户,动作轻柔。
  
  前排的黑主灰阎默默看塔安做完这一切,突然开口:
  
  “小安,你知道么?我第一次看到枢睡得这么安稳,你总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待在你身边总能不知不觉放松下来。我和枢,很久以前就认识了,那时的我还是吸血鬼猎人,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他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明明只是个孩子啊,后来,我离开猎人协会创办了黑主学院,希望吸血鬼和人类可以友好相处。我相信你会喜欢优姬的,因为,”
  
  黑主灰阎露出大大的笑容,“你们都是善良的孩子啊。”
  
  塔安依旧盯着窗外飞驰的树木,许久,黑主灰阎听到后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哦”,加深了脸上的笑意。
  
  离学院越来越近,枢也渐渐醒过来,塔安看到学院门口站着两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车缓缓停下,塔安先行下车,黑主灰阎和枢跟在她身后,黑主灰阎快走几步,先一步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揉捏一番,向塔安介绍:
  
  “这就是我最最可爱的女儿优姬和最最帅气的儿子零了。”两人或是好奇或是警惕地打量着塔安。
  
  忽然,长发女孩眼眸一片灿亮,叫着“枢大人”扑进了从塔安身后走出的枢的怀里,另一个银发男孩却在看到枢的一瞬间掷出了一把匕首。
  
  枢看到了男孩的动作,却因为怀中的女孩不便躲闪,银色的弧线划过,却没有伤到两人。一个人影正挡在他们面前。枢抬眼,挡在面前的背影单薄却坚定,塔安丢掉抓住的匕首,转身询问:“枢,你们没事吧?”
  
  枢怀里的长发女孩受了惊吓:“没事……谢谢姐姐。”塔安对上女孩温暖的褐眸微微有些出神,回过神来淡淡回答:
  
  “我和你同龄,我叫塔安。”
  
  身后的银发男孩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学院。女孩放开抱着枢的手,匆匆忙忙去追走掉的男孩。
  
  枢伸出手,似乎想要留住女孩,但不知为什么,挽留的话终是没有说出口,手也收回放在了身侧,望着女孩背影的眸中充满了痛苦的挣扎。
  
  塔安把一切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地目送女孩离开“优姬和零么……”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她敢肯定,在看到枢的时候,零的紫眸中闪现的,是刻骨的仇恨。
  
  黑主灰阎注意到了塔安刚才握刀的手,血正顺着指缝一滴一滴地落下,打断塔安的思考:“小安,你的伤口需要处理。”塔安从背包中拿出药和纱布,草草处理后和枢一起跟着黑主灰阎去了理事长室。

  黑主灰阎从柜子里捧出一个盒子,语气严肃:“小安,学院里已经有吸血鬼学生了,但不排除有不遵守学院规定的吸血鬼闯入,这是‘弑血之刃’,对付吸血鬼的武器之一,也是最适合你的一种,你拿着防身。”
  
  塔安接过盒子,垂眸扫了一眼盒子里的六把精致的银质匕首,刹那间眸中闪现锋芒,枢开口:“我给你杀死这个学院任何一个吸血鬼的权力。”
  
  塔安把玩着其中一把匕首,笑得云淡风轻,却隐隐流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哦?这么大的权力,你不怕我滥杀无辜么?”
  
  枢的语气依旧温和:“你不会的。”塔安收起笑容,望着枢:“优姬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枢犹豫了一下,最终缓缓开口:“她是我恩人的女儿。”
  
  塔安扫了一眼黑主灰阎,没有接话,星炼突然出现在理事长室,向枢鞠躬行礼:“大人,您该回去了。”
  
  枢点点头,看着塔安:“决定了就来夜间部找我。”塔安把匕首放回盒子,应了声。枢和星炼离开后,塔安抬眼看着面前的理事长,眸中的淡漠已转化为凌凌冷意:
  
  “理事长,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说明一下学院里吸血鬼的情况?”
  
  黑主灰阎扶了扶眼镜:“学院里现在有的吸血鬼中最多的是level B,枢是纯血种,其他吸血鬼要听命于枢,而且,被纯血种咬过的人类会成为level E,也就是最低等的吸血鬼,无法控制自己的吸血欲望……”
  
  就在理事长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塔安站起身,打断了理事长:“我的房间在哪里?”理事长愣了愣:“一楼左数第三个。”
  
  塔安拿起盒子,正要转身离开,却被理事长叫住,塔安回头看着理事长,理事长犹豫半响,还是开了口:“小安,你真的,只有12岁么?”塔安点点头,丢下一句:“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去休息了。”便离开了理事长室。
  
  回到自己房间的塔安冲了淋浴,水从伤口流过,浸湿了纱布,微微有些刺痛,塔安条件反射地皱了皱眉,盯着伤口,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来。与此同时,理事长室里,黑主灰阎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塔安早早醒来,简单洗漱了一下,门便被叩响了。塔安打开门,门外的优姬睡眼惺忪地打招呼:“姐姐,早上好。”
  
  塔安闻言顿了一下,语气淡漠:“我昨天应该说过了,我们同龄。”
  
  优姬扬起一个笑,笑容纯澈甜美,带着浅浅的温暖:“那,安,早上好。”塔安反手锁上门:“早上好,黑主桑。”
  
  和优姬一起走进餐厅,黑主灰阎和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看到两人,黑主灰阎露出大大的笑容向两人扑过去:“早上好,优姬,早上好,小安。”
  
  塔安侧身躲过黑主灰阎的熊抱,坐在了桌前的椅子上,脸上带着客气的笑:“早上好,理事长,早上好,锥生。”
  
  黑主灰阎放开怀里不断挣脱的优姬,转过身想向塔安抱怨,却在看到塔安左手的一瞬间变了脸色,上前一把抓住塔安的手腕:“这是怎么回事?”
  
  优姬和零也看向塔安的左手,昨天的伤口似乎已经裂开了,血染红了纱布,黑主灰阎拿来药箱,小心翼翼地拆开昨天的包扎,伤口因为泡了水而有些感染,黑主灰阎一边重新包扎一边询问:“既然有伤口为什么不避开水呢?”
  
  塔安毫不在意:“准确地说,我已经忘掉我受伤这件事了。”一旁的优姬目露担忧:“安,疼不疼?”
  
  塔安的眸色沉了沉,疼痛,似乎早就感觉不到了,从记事起,因为没有父母,经常被欺负,身上的淤青和伤口从未间断,久而久之,也就木然了,如果不是自己的体质,恢复速度快,那么自己身上,还会有多少伤疤呢……
  
  想到这里,塔安笑了,笑得荒凉而寥落,不动声色地收回已经包扎好的左手,敛起笑容:“没事,我对疼痛不敏感。”
  
  优姬转头催促零:“零,快点道歉啦。”
  
  零紧紧盯着塔安,语气依旧算不上和善:“喂,你明明是个人类,为什么会和那些披着人皮的野兽走在一起?”
  
  塔安捏起一块糕点反问:“那你又为什么如此仇视他们?”
  
  昨天那种刻骨的仇恨再次出现在零的紫眸中,声音也带上了浓浓的恨意:“吸血鬼杀了我的父母,换成你,你不恨他们么?”
  
  优姬拉住零握成拳的手:“零,冷静点,我以前也受过吸血鬼的袭击,是枢大人救了我,我没有见过的父母,也许也被吸血鬼袭击过,袭击我们的吸血鬼都是坏的,但枢大人不一样啊。”
  
  “别在我面前这么叫他,对我而言吸血鬼都一个样子。”
  
  虽然语气厌恶,但零却始终没有甩开优姬的手。
  
        塔安的黑眸看着优姬发抖的指尖,眼中含着一丝极浅的讽刺:“可就算这么说,你现在依旧害怕吸血鬼不是么?”说完,不再理会优姬,塔安起身,在转身时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一下,回头扫了一眼零,脸上还是那样清浅的笑:
  
  “很抱歉,我无法理解你的感受,我没有父母,也不需要父母,我吃饱了。”
  
  冷漠干脆的声线,像千年不化的寒冰,镇住了在场的三人。
  
  回到房间,桌上多了一个瓶子,塔安正在研究瓶子时,手机响了,打开手机,是枢发来的短信:“你的伤势我听理事长说了,这种药能让伤口快速愈合,但疼痛会加倍,小心使用,别太勉强自己。”
  
  塔安拿着瓶子对着太阳晃了晃,银色的粉末在春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从前的她对所有人都是温柔的,但她很清楚,那份温柔不过是为了掩饰对他们的疏离,印象中似乎没有同龄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不过,这种感觉,倒不讨厌。
  
  打开瓶子,将粉末倒在伤口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塔安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右手紧紧扣住桌面,紧咬的牙关尝出了一丝血腥味,伤口愈合后,塔安极慢地起身,平复了一下凌乱的呼吸。
  
  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是理事长发来的“小安,今天我有事出去,优姬和零就拜托你照顾了。”
  
  塔安收起手机,将昨天的匕首装戴在手腕和腰间,把药放进随身的口袋中,优姬从窗口探头:“安,出来玩吧。”塔安单手撑着阳台跳出房间:
  
  “走吧。”

         塔安带着优姬和零向学校后山走去,优姬急忙叫住塔安:“安,爸爸说后山有吸血鬼,他不让我们去后山的。”
  
  塔安墨色的瞳眸望来,光影交错间似能将人的魂魄吸入,优姬眼中的好奇和胆怯被她尽收入眼底,塔安眯了眼,看着后山:“想去就去吧,别担心,一切有我。”
  
  优姬的眸亮了起来,给了塔安一个大大的拥抱,笑容灿烂:“谢谢你,安。”塔安有些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温暖,犹豫片刻后,轻轻拍拍优姬的背:“去吧。”优姬点点头,率先走进了后山。
  
  零冷冷地看着塔安,满脸不赞同:“喂,出了事怎么办?”塔安整理了一下腕上佩戴的刀鞘,六个匕首被她收入刀鞘,腕上分别系了一个,剩下四个被她系在腰间,一翻手,匕首便被抓在手中,寒光映着塔安脸上莫测的笑容:
  
  “出事?不会的。”
  
  再次翻腕将指间的匕首收回刀鞘,跟在优姬身后走进后山,零有些忧虑地看着后山,也跟了上去。优姬蹦跳着走在最前面,慢慢拉开了些距离。零终是不放心,紧跑几步想追上优姬带她回去。
  
  这时,走过小路转角的优姬突然发出尖叫:“救命啊,零,安!”零加速跑去,跑过转角,优姬正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面前站着的人,獠牙和血红色的眼睛彰显了他吸血鬼的身份。
  
  零冲上前掏出小刀狠狠刺去,吸血鬼轻松躲过,瞬间压制住零,从背后卡住零的双手,咬向零的脖颈。零没有看身后的吸血鬼,而是紧紧盯着优姬,大吼:
  
  “快跑!”
  
  优姬想要站起来,可腿根本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吸血鬼的獠牙离零越来越近,大声哭喊:“零!”
  
  半晌,零并没有感觉到疼痛,正在奇怪,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清冷又熟悉的声音:“放开他。”
  
  钳制住零的力量一点点放松,零挣脱开,转身便看到一把银质匕首正抵着吸血鬼的太阳穴,握住匕首的手白皙修长,再往上就是一张零很熟悉的脸。
  
  塔安脸上依旧是那副客气的笑容,只一双黑眸却似冰潭般寒意森森,偏语气还是那般温文尔雅:“可以请你离开么?”语毕,吸血鬼小幅度地点了头,塔安收回匕首后退一步,但仍站在零和吸血鬼之间,有意无意地护着身后两人。
  
  吸血鬼低头仔细打量,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年龄不大,如果不是还在女孩指间翻飞的匕首和碎发下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他不会认为这就是刚才差点杀掉他的人。
  
  他瞬间移动到优姬身边,想带走她,但下一秒,两把匕首就毫不留情地扎在他的手心和胳膊上,接着又是两把匕首,扎在他腿上,疼痛让他一瞬间丧失了行动能力,塔安踱步过去,目光如同手中的匕首,冷厉地射向吸血鬼:
  
  “同样的话我不喜欢重复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