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4

      “同样的话我不喜欢重复啊。”

   吸血鬼不甘心地咬牙,却不敢再触怒塔安,最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塔安身后的零,运用能力瞬间消失在三人面前。
  
  逃到半山腰,拖着受伤的胳膊向前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面前又出现了一个酒红发色的人,因是同类,吸血鬼并未在意,但片刻之后,胸口便被贯穿,缓缓倒下时,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同类:“为什么……”
  
  只是他终究未等到回答便化成粉末消散。枢擦干净手上的血迹,扬起一抹冷笑:“因为你让我最珍视的女孩受到了惊吓,还差一点毁掉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棋子。”
  
  塔安扶起坐在地上的优姬,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对不起,我来迟了。”优姬把头埋在塔安肩膀上,抽噎几声,又想起什么似的望向塔安身后:“零,你没事吧?”
  
  不远处的零摇摇晃晃向她们走来,优姬正要上前搀扶便被塔安一把拽住护在身后。
  
        与此同时,零的双手狠狠扼住了塔安的喉咙,优姬怔了一瞬后便想去拉开零,塔安却紧紧拉着优姬不让她离开,优姬只能不断叫喊,试图唤回零的理智:“零,快放手啊!她是安!”零却根本听不到似的,一双手越收越紧。
  
        塔安觉得胸腔的空气在一点点被夺走,眼前开始渐渐模糊,依稀听到零的喃喃低语:“吸血鬼……我要……杀了你们……”
  
  吸血鬼?!塔安心头猛地一惊如冷风拂面,涣散的神思立刻清醒了,想起之前吸血鬼离开时的举动,再看看零空洞的眸,这样看来,零应当是被他控制了!
  
  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犹豫,想要救他们,只有冒险一试了。塔安抬起垂下的另一只手,抚开零额前的碎发,望进那双紫眸深处,从喉咙中发出破碎的话语:“锥生……醒过来……吧……”
  
  零的意识慢慢清醒,看到眼前的一幕后立刻松了手。塔安重重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优姬的眼角还有泪痕,声音颤抖:“安,零,你们没事吧?”
  
  塔安摇摇头,在优姬的帮助下站起来,走到零的身旁,零像是没有听见优姬说话,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呆,抬头看到塔安颈上刺眼的青紫,又低了头,声音低低传来:“对不起……塔安。”
  
  塔安语气淡然:“我没事,这件事原本就是我考虑不周,没有预估到意外的发生。”
  
  零不答话,身侧的拳越攥越紧,一双手忽然搭在零的肩上,零抬头,面前的塔安并不开口,唯有一双眼睛冷幽如潭,在这样的目光中,零渐渐冷静下来,塔安收回手,望着来时的路:
  
  “回去吧。”
  
  三人各怀心事地走出后山,迎面碰上回来的黑主灰阎,见三人从后山回来,语气略带责问:“你们怎么跑到后山去了?”又看到塔安颈上的青紫,“小安,你怎么了?”
  
  塔安看着意料中的神情,漫不精心地回答:“遇到一只吸血鬼罢了。”“吸血鬼!!!”黑主灰阎变了脸色,紧张地看着三人:“你们没有受伤吧?”
  
  优姬乖巧地摇摇头,零没有理会理事长,径直离开了,塔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腕上的刀鞘,空空的刀鞘又装上了匕首。
  
  黑主灰阎将目光从零身上收回来,看到塔安的动作,解释道:“昨天忘记告诉你,只要刀鞘还在,匕首就永远用不完,而且使用后半小时匕首会自动消失,不会留下痕迹。”
  
  又转身看着优姬,从口袋中拿出两条手链,脸上又是那副灿烂的笑:“优姬优姬,爸爸给你带礼物了哦,这两条手链,你带上就不会再受到吸血鬼攻击了哦。”
  
  优姬小心翼翼地接过,再次询问:“是真的么?”
  
  “当然了,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优姬了。”
  
  塔安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决定先一步离开,刚刚转身,就被优姬拉住,优姬将两条手链举在塔安眼前:“安,挑一个吧。”
  
  “给我么?”
  
  “嗯。”
  
  “不用了,你应当知道,我不需要,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可是我不想再看到安受伤,一次都不行。”
  
  身后的黑主灰阎扑上前抱住优姬磨蹭:“女儿会关心别人了,爸爸好感动啊。”
  
  塔安静默一瞬,在面前女孩执着的目光下败下阵来,看着两条手链,都是白银的链子,唯一的不同便是镶嵌的宝石,一个是鸡血石,一个则是黑曜石,塔安拿走了那条镶嵌着黑曜石的手链,戴在腕上,转身回了房间。
 
  坐在房间的窗台上,望着窗外初春的景色,塔安低低地笑了,觉得最近的自己有些陌生,她竟然会害怕,害怕优姬受伤,在零攻击自己时,明明可以直接打晕零却宁愿用对自己风险更高的催眠也不愿伤害零,明明对一切都是淡然甚至漠然的,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走进自己心里的?
  
  不能再这样陷下去了,塔安暗暗告诉自己,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枢,帮我准备一样东西吧。”

        夜已深了,塔安却难以入睡,索性换了衣服,爬上窗前的树,坐在树枝上望着新月的天空出神,记得院长说过,自己被送去的那一夜也是新月夜,或许从那一刻起,自己就注定要一个人走下去吧。
  
  风吹过,塔安闭上眼睛,哼唱:“一天天重复的生活,一天一天忙碌着……习惯了这样的寂寞,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期待一个人,能听我诉说,我期待一个人,能和我分享快乐,属于我们的,寂寞的快乐……”(牛奶咖啡《习惯了寂寞》)
  
  一曲唱完,塔安垂眸看着树下,柔和的灯光从窗口透出,映出两个模糊的影子,塔安从树上跃下站在两人面前:“怎么还没睡?”
  
  优姬笑了笑:“嗯,睡不着。”塔安看出优姬眼底的困倦,扫了一眼零,暗暗叹气,这么累还不休息,恐怕就是因为担心零吧。
  
  零看着塔安,欲言又止,塔安先行开口:“别多想了,下午的事不是你的错。”“可我差点杀了你!”零的情绪激动起来。
  
  “杀了我?”塔安嗤笑,眼神中透露出一种不屑,“你还没这个能力。有想这个的时间,不如好好安慰一下你的家人。”
  
  零闻言看了看优姬,优姬正困倦地揉着眼睛,感受到零的目光,慌忙把手放下,零低声道歉:“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优姬摇摇头,脸上扬起温暖的笑:“零没事就好。”塔安看着两人,笑道:“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那就睡吧。”
  
  说罢,不等两人答话,扬手撒出一把粉末,优姬和零还未反应过来,便已倒下。塔安伸手接住两人,淡淡开口:“枢,你来了。”
  
  玖兰枢从树后现身:“是。”上前接过优姬,送回房间,塔安则将零送了回去。
  
  片刻后,塔安返回房间,枢已在房间里等待,看到塔安,将手中的血袋递给塔安:“你要的东西。”
  
  塔安接过血袋,随手放在桌子上:“谢谢,还有,你的考验结束了么?”
  
  枢微顿一下,开口:“什么意思?”塔安漫不经心地笑了:
  
  “在后山的时候,星炼就在我们附近吧,一旦出现意外,她会出手保护优姬,那个吸血鬼是为了考验我的实战水平,还有,手链的事,你笃定优姬会送出手链,而我的选择,也是你所关注的,两条手链里,只有鸡血石那条手链有作用吧?你用鸡血石的红色掩饰你血的红色,真正可以驱除吸血鬼的,不是石头,是你的血。”
  
  塔安的笑容渐渐凉薄,“枢,你和我是一样的人,所以我把你当作朋友,你是我目前唯一的朋友,考验就到此结束吧,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知道的,朋友这样东西,对我而言,从来都不是必要的。”
  
  枢看着塔安,微微颔首:“果然聪明。”
  
  “多谢夸奖。”塔安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还有,如果顺利的话,明天结束我就能告诉你我的决定了。”
  
  “是么?”枢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那我明天在夜间部等候你的答案,我先走了。”
  
  在枢离开之前,塔安再次开口:“呐,枢,你的考验结束了,下面,该我了。”
  
  枢听后,依旧是那副淡漠的声线,留下两个字回荡在塔安而耳边:“是么……”
  
        枢离开了,塔安转身靠着窗台,抬手掩住眉心,指尖轻轻拢住双眸,遮住所有的一切,呢喃:“明天,可别让我失望啊,黑主……”

  第二天一早,塔安便找到黑主灰阎:“理事长,可以帮我一个忙么?”
  
  正在准备早餐的理事长回头:“是小安啊,当然……”还没说完,便被塔安打晕。
  
  塔安接住晕倒的理事长,将睡眠南瓜糖塞进理事长嘴里,记得爱丽莎和她提过,睡眠南瓜糖可以除了可以使人瞬间睡着,也可以使人保持假死状态,探探理事长的鼻息,塔安将理事长靠在桌子上,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八点整,昨晚使用睡眠南瓜糖粉末让优姬和零睡去的时间是零点整,睡眠南瓜糖使人的睡觉的时间是十二小时。
  
  在十二小时内,服用睡眠南瓜糖的人是外力无法叫醒的,粉末的功效会稍差一些,以前的试验时间是八小时,这样算的话,优姬和零现在应该已经醒过来了,塔安勾勾唇角,那么,考验开始了。
  
  塔安拿出昨晚枢给的血袋,用匕首划破,将血洒在理事长胸前,接着将沾了血的匕首放在自己脚边,将桌上的玻璃器具打落在地上,使优姬和零能够听到声音快速赶来,做完这一切,塔安蹲下,将理事长虚扶住,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来吧,黑主,让我看看你会怎么做?
  
  下一秒,优姬和零就出现在了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切,胸前沾满鲜血的理事长,双手沾满血的塔安和理事长脚边同样沾满血的银色匕首,优姬不敢相信地后退两步:“不,不,爸爸,爸爸……”扑上前摇晃着黑主灰阎,:“爸爸,你醒醒啊!!”
  
  “没用的,他已经死了。”塔安看着优姬,一字一顿。
  
  “到底怎么回事?”零一拳打在墙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优姬也抬起朦胧的泪眼:“安,是不是吸血鬼做的?你说话呀安!”
  
  塔安低垂了眸,掩去眼底的复杂:“你们就一点也不怀疑我么?呵……”抬头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真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愚蠢了,他是我杀的,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掉他,为你们做的一切也是要骗取他的信任所做的假象啊。”
  
  听了这样的话,你们会怎样决定呢?是厌恶吧,是的话,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啊,这样想着,塔安忽略内心微微的苦涩,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忽然,塔安手心一热,优姬握住塔安的双手:“安,我不信,爸爸说过,从一个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心灵,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塔安怔怔地盯着优姬的眼睛,低头苦笑,看来自己,还真是败给她了。
  
  另一个声音也响起来:“不想笑就别笑了,真难看。”
  
  塔安敛起笑容,将口袋里的咖啡兴奋糖丢给零:“把这个给他吃了,他没事。”优姬拉住塔安的袖子,隐有担忧:“安,你要去哪儿?”塔安拨开优姬的手: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不要跟来。”
  
  可直到晚餐,塔安也没有回来,优姬坐在房间里,不知如何是好。眼角忽然瞥见夜间部宿舍的一角,有了主意,枢大人应该知道塔安在哪里吧?
  
  这样想着,优姬偷偷去了夜间部的宿舍,又不知道枢住在哪里,只好坐在台阶上等,慢慢地,就靠在台阶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优姬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枢的外套,刚起身,就被隔壁房间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优姬好奇地从门缝向里看,却差点惊呼出声,在她心中一向温柔的枢大人正搂抱着一个女孩贪婪地吸血,她第一次看到枢这个样子,也第一次意识到枢也是吸血鬼。
  
  优姬咬住下唇,转身跌跌撞撞逃一般跑出了宿舍,听到优姬的声音远去,枢毫不留恋地放开怀中的女孩,逃吧,优姬,不要再靠我这么近了……
  
  枢走出房间,塔安靠在走廊的墙上,从窗口看着优姬远去:“我说,你要让她远离你,就一定要用这种方法么?你不担心她不再接近你了么?”
  
  枢低声笑了:“不会的。”
  
  “你还真自信。”塔安冷哼一声,撇撇嘴。
  
  枢带着塔安走进书房:“因为她是我的妹妹和未婚妻。”枢转身坐在沙发上,没有错过塔安脸上一闪而过的震惊,心情颇好地弯了嘴角:“那么,你决定了么?”
  
  塔安走到落地窗前,静静望着夜空发呆,枢也没有催促,而是拿起面前的国际象棋把玩,塔安淡淡开口:“我想知道,优姬以后会面临的危险到底是什么?至于我的答案……”
  
  塔安抬起手,眯眼看着在月光下闪着银光的手链,“她已经把我拴住了,我还能说‘不’么?”枢停下手里的动作: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我无法出手,他将我从黑暗中唤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的主人,所以,这个决定,很可能会让你丧命,你确定要继续么?”
  
  塔安走到枢身边:“怎么?当时提出希望我保护优姬的人可是你,现在问出这样的话有些不合情理吧?”
  
  枢握紧了手中的国王:“因为我们是朋友。”
  
  塔安微微笑了:
  
  “我记得刚见面时我说过,我没有朋友是因为我没有遇到值得我付出的人,而一旦遇到了,我会赌上一切保护他,即使……”
  
  塔安从枢手中拿过国王,放在棋盘上,“嗒”的一声随着塔安的最后一句“代价是我的生命。”一同打破夜的静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