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5

        “一旦遇到值得我付出的人,我会赌上一切保护他,即使,代价是我的生命。”

        枢看着塔安坚定的眼神,伸手取过一个盛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杯,递给塔安:“如果你真的决定了,就喝下它。”
  
  塔安接过一饮而尽,腥甜的味道顿时充塞鼻端,塔安艰难地咽下,问枢:“这是什么?”
  
  枢靠回沙发:“我的血,喝了这个,能帮助你提高身体素质。”
  
  塔安把酒杯放回桌上:“我明天走,快开学了,我也该做些准备,你的主人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枢十指交叉,语气中有着罕见的不确定:“应该是在两年后。”“那么到时候见吧,别担心,我会保护他们的,优姬,还有零。”
  
  “零?为什么会有他?我记得我们的约定是保护优姬。”
  
  塔安笑笑:“因为他也是我认可的朋友。”
  
  枢紧紧盯着塔安,目光幽深:“我很好奇,你所谓的对于朋友的考验到底是什么?信任么?零什么时候通过了你的考验?”
  
  “没错,是信任,至于零,我们在后山的时候,零被吸血鬼控制,我用催眠让他清醒的事情你是知道的,那么你知道催眠的前提么?”
  
  枢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塔安拉开书房的门,回头看了看枢:
  
  “催眠的前提,是被催眠者对催眠者的绝对信任啊。”
  
  说完,塔安便离开了。
  
  天亮后,塔安收拾好行李,向三人告别,优姬有些不舍地拉着塔安的手:“安,一定要走吗?”
  
  塔安反手抱了抱优姬:“放心吧,会再见面的。”放开优姬,塔安向站在最后的零点头示意,转向理事长,看着黑主灰阎泪流满面地蹲在地上碎碎念,
  
  “女儿长大了就不听爸爸话了,要走了,不理爸爸了……”
  
  塔安有些头痛地抚了抚额,打断理事长咬手帕的碎碎念:“理事长,差不多就可以了,我会回来您应该很清楚的。”
  
  看着理事长依旧蹲着种蘑菇,丝毫不理睬自己,塔安头顶难得冒出一个“井”字,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个,还是由您保管吧。”
  
  说罢,将盒子丢了出去,精准地集中了既定目标——理事长的头,塔安拍拍手,转身向优姬和零微笑:“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优姬和零看看在不远处躺尸的理事长,再看看面前笑靥如花的塔安,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两步。车来了,塔安提起行李箱,最后向众人鞠躬:“那么,再见。”
  
  上车后,塔安翻看手机,收到了乌间的短信,“塔安,你的事情我已经给校长说过了,校长想见见你,今天下午,我在学校等你。”
  
  塔安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先回家一趟了,索性便直接去了学校。
  
  远远地,塔安就看到学校门前,乌间和一个中年男子交谈,上前几步问好:“老师,我来了,这位就是校长吧,您好。”
  
  校长打量了塔安几眼,笑着开了口:“你就是塔安啊,是个不错的孩子呢,你的成绩很优秀,你的情况我也听你的老师说了,体育课你可以申请长期休假,但是学分,就要靠你在其他科目上补回来了。”
  
  “这样就可以了,麻烦您了,不会让您失望的。”塔安脸上带着得体的浅笑,礼貌地回答,顿了顿,再次开口:“还有一件事我希望您能答应,请让我以男生的身份入学。”
  
  校长明显有些吃惊,下意识地看向乌间,乌间沉着脸向校长点点头,校长清了清嗓子:“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塔安眯着眼笑了笑:“没什么,个人习惯罢了。”又交谈了几句,塔安便先行离开。

        塔安去街上买了橙色的假发美瞳和一些男装,在换衣间换好衣服出来时已是一个别人眼中的“男生”了,离开服装店,塔安在路边找到一家甜品店,打算休息一下。
  
  将衣服放在椅子上,塔安走向柜台,想点杯咖啡,忽然,她注意到点餐队伍的最前面站着一个男孩,水蓝色的发,明明站在第一个,店长却看不到他一般不断跳过他与下一位客人交谈,男孩也好脾气地一次次让出位置。
  
  很快就轮到了塔安,男孩已经习惯性地侧身,塔安却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身前,向柜台的人示意:“呐,店长,你忘记了一位客人……啊啦,这不是铃木桑么?”
  
  站在柜台的人也算是塔安的熟人,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铃木的甜点店就开在塔安小学附近,塔安有时也会去她店里帮忙。
  
  铃木这才看到那个男孩:“对不起,这家店才搬来,还没有帮忙的人,我有点忙不过来,实在对不起,塔安,好久不见了。”
  
  男孩好脾气地笑笑:“没事的。”转身看向塔安:“你想喝点什么?我请客。”
  
  塔安看着男孩,男孩的眼眸如同雪原上的蓝空,目光澄澈而纯净,也不推辞,“一杯摩卡,不加奶和糖,拜托你了。”
  
  优雅的微笑挂在脸上,周围的女孩纷纷议论八卦,塔安充耳不闻,接过男孩递来的摩卡,走回座位。
  
  男孩跟着她,客气地询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塔安将杯子放在桌上,拉开椅子坐下:“请便。”
  
  男孩坐下正要开口,身后就传来一个软萌的声音:“对不起,小哲,我们来晚了。”看到男孩面前放的饮料,吃惊道:“你已经点到餐了?!”
  
  塔安抬眼,面前站着两个人,一高一矮,矮个子的男生拥有着一头绚丽的金发和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一旁的黑发男生个子很高,面部没有太大表情。
  
  “这两位是honey前辈和铦前辈。”蓝发男孩起身介绍,“我叫黑子哲也,一开学就是帝光中学的一年级生了。”
  
  又指着塔安向honey前辈和铦前辈介绍:“这位是今天帮助过我的……”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塔安的名字,正尴尬时,塔安放下杯子,自然地接过黑子的话:“我是塔安。”
  
  黑子礼貌地鞠躬致谢:“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塔安君。”
  
  塔安摇摇头:“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安就好。”说着,将双手交叉撑住下巴,“不过,你的存在感还真是有些低呢。”
  
  黑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窘迫,honey前辈点头表示赞同:“是啊,小哲每次来买香草奶昔都是和我们一起,不过,真没想到塔安也能注意到小哲啊,大家还真是有缘分呢,你说呢,崇?”
  
  身边高大的男孩点点头,吐出一个“嗯。”
  
  黑子转头看到塔安只喝了一口便放下不再碰的咖啡,好奇地询问:“为什么不喝咖啡呢,安?”
  
  塔安将面前的咖啡杯推远了一些,回答道:“不合胃口。”话音刚落,在一旁收拾东西的店长转头致歉,“对不起,因为店里打工的人还没有找到,所以……”
  
  “所以你就什么都做不到了吗?如果这就是你能够给予顾客的服务,那么,这家店还是不要开下去了。”塔安目光淡漠,语气却极度不客气。
  
  店长尴尬地笑笑,并没有生气,反而带着一种微微讨好的语气问:“塔安,你可以来店里打工吗?”
  
  塔安静静注视着店长,清眸含笑,唇畔含讥:“哦?你确定吗,铃木桑?”
  
  店长点点头,以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塔安。
  
  塔安没有立刻答话,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在透过窗户的阳光下眯起了眼,离开学还有多半个月,反正也没什么事可做,不如就在这里消磨一下时间吧。
  
  于是,塔安缓缓起身,将白色衬衫的衣袖浅浅挽起一截,动作优雅,垂下的睫毛在脸上打出淡淡的阴影,吸引了全店的女生目光,活动了一下手指,开口询问三人:“你们想吃些什么?”
  
  黑子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反而是honey前辈回答:“黑森林蛋糕,伯爵红茶,小哲要香草奶昔。”
  
  塔安转身去了准备室,向身后比出一个“OK”的手势示意自己听到了。阳光洒在塔安身上,单薄的背影几近透明,店里的女生又是一阵尖叫。
  
  在店里看不到准备室的情况,众人只好焦急地等待,渐渐的,巧克力和香草的味道浓郁起来,终于,塔安端着托盘出来了,将托盘上切成三块的黑森林蛋糕分别放在三人面前,又将香草奶昔递给黑子,将茶壶里的红茶倒进两个茶杯递给honey前辈和铦前辈,“请用。”
  
  三人各自切了一块蛋糕吃掉,店里的女生都紧张地看着,honey前辈大叫一声“好吃!”便开始狼吞虎咽,塔安闻言淡淡笑了:“你们喜欢就好。”

        很快一周的时间过去,塔安在店里越来越受欢迎,清浅的微笑配上幽深的橙眸,再加上温柔的声线足以让任何进店的女生脸红尖叫,塔安做的甜点也俘获了一众食客的胃,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
  
  黑子感慨:“安可真受欢迎啊。”
  
  塔安仍是客气的笑容:“没那么夸张啦,还是要香草奶昔吗?”
  
  黑子点点头,honey前辈也走进来:“小安,小哲,我们来了。”
  
  塔安转头:“欢迎光临,honey前辈,銛前辈。下午还要去篮球场吗?”黑子的眸亮了一下:“去。”
  
  塔安收起菜单,接触一周下来,她对这三个人也或多或少有了些了解,黑子君喜欢篮球,为了实现和青梅竹马荻原君在国中联赛上打比赛的梦想考进了篮球名校帝光,这个假期就是在为进入篮球社而努力,honey前辈和銛前辈则是樱兰高校初中部二年级的学生,比自己和黑子大两岁,家里经营着道馆,军队、警察等许多机构都受过他们家族的培训,两人也是首屈一指的武打高手。
  
  从一周前开始自己就被拉着和他们一起陪黑子练球,开始还觉得有些麻烦,不过现在也习惯了, 不过……塔安眯了眯眼睛,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单单就她来看,以黑子现在的水平,想要加入篮球社完全是痴心妄想,最好的结果就是成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上场的替补队员,而这,绝对是黑子不想面对的,她看得出来黑子很喜欢篮球,也很努力,但世上的事不是凭借努力或是喜欢就能成功的,倒不如说,付出了自己认为的所有,得到的回报却不尽如人意,那个时候,会崩溃的吧,黑子,或许会讨厌篮球也说不定。
  
  还有honey前辈,总觉得他在压抑着些什么,有种淡淡的违和感,而里面最普通的,就是銛前辈,但是因为面瘫,反而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塔安再次垂眸扫了一眼相谈甚欢的三个人,勾唇一笑,笑容淡薄微凉,算了,这些,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店门口的风铃声响起,塔安收起脸上的冷漠,冲三人点点头:“那么,还是要拜托你们等我了。有客人来了,我先失陪一下。”
  
  塔安走向门口,两个穿着不羁的男孩走进来,用挑剔的眼光打量着店里的一切,无视了塔安关于点餐的询问,径直走向柜台,居高临下地看着店长:“喂,你这里需要人打工吗?”
  
  店长点点头,还未说话便被打断,“我说,既然我们已经来了,那个小鬼就不用来了吧。”
  
  男孩扬起轻蔑的笑,用下巴指了指塔安,目光都不屑于在塔安身上停留。
  
  店长有些犹豫,这两个人分明不是好人,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
  
  还未做决定,店里的客人已经先嚷起来“塔安君别走啊!”“店长,让塔安君留下吧。”“不要让这两个人来打工啊!”
  
  两个男孩听到店里客人的呼声黑了脸,阴沉的目光看向众人,店里的气氛蓦然紧张起来,塔安却毫不在意,坦然的与两人对视:“如果两位还想在这里打工,那么请跟店长去店长室详谈,你们在这里,已经打扰到其他客人用餐了。”
  
  两个男孩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一人走上前,掐着塔安的下巴迫使塔安抬头,抬手拂过塔安的眉眼:“有意思,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和我们说话了,很好看的一双眼睛啊?我把它们毁了如何?”
  
  塔安依旧笑着,目光中的柔和在其他人看不见的角度尽数褪去,眼光如同实质的剑锋般,望一眼就让人觉得被刺了一剑,男孩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松开了对塔安的钳制。
  
  那一瞬间,他似乎从眼前这个小鬼身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用力甩甩头,站在他面前的,依旧是那个眉眼带笑的人。
  
  他舔舔嘴唇,一定是自己刚才看错了,一个小鬼,哪里有那么大的威压,回头招呼一下自己的同伴:“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了结,记住,我叫松下,野田,我们走。”
  
  两人头也不回地离开,店里的女生白了脸,小声议论:“野田和松下不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不良少年吗?这下麻烦了,你们说他们还会不会来啊……”
  
  黑子,honey前辈和銛前辈看着那个正在收拾桌面,似乎没有听到女生议论的背影,目光中隐隐带着担忧。
  
  而他们所担心的那个人,正借着收拾桌面隐藏起自己嘴角的笑容,不良少年啊,希望能有趣一些吧,毕竟,最近的生活,真的很无聊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