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7

         “塔安,够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塔安便没有坚持,松开木棒,乌间将木棒丢在一边,想起自己刚刚路过这里,听到有打斗的声音才会停下看看,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乌间低头检查了一下几人的伤口,大多数人只是失去行动能力而已,最严重的两个人,躺在地上已经失去意识的那个,左手脱臼,右手应该骨折了,离塔安最近的这个人,手上的伤也很严重,有段时间不能自如地活动了。
  
  乌间起身正要呵斥塔安,却再回头的一瞬间怔在了原地,那样的塔安是他在教导一年中都不曾看到过的,即使被误会,被其他孩子欺负,看到抛弃自己的父母,塔安都不曾露出过那样的表情。
  
  冰冷的,残忍的,疯狂的,如同从地狱中逃出来的修罗,那样的眼神,已经不是那个年龄孩子所能拥有的,不,那不是人类的眼神,那种嗜血的眼神,只能让乌间联想到蛰伏在丛林里的兽,会在你侵犯到它的底线时毫不犹豫地咬断你的脖子。
  
  塔安看到乌间,眼神也没有丝毫的软化,最后扫一眼巷子里的人,转头走出小巷。
  
  乌间回过神来发现塔安早已离开,急忙去追,叫着塔安的名字,塔安却没有停下脚步。乌间快跑几步,终于抓住了塔安的手腕,塔安这才回头:“老师,放开我。”乌间看着塔安苍白的脸色心头一惊:“你又低血糖了,快休息一下。”
  
  塔安指指不远处的医院,挣脱开乌间:“我没事,那里,有人在等我。”匆匆跑进医院,直奔其中一间病房。
  
  为了让黑子得到充足的休息,honey前辈和銛前辈动用了自己的身份,让黑子住在单人病房里。塔安在病房外止步,看黑子已经睡熟,平复了一下呼吸,轻手轻脚地走进病房,动作轻柔地抬起黑子的手,检查着伤处,见伤处已经开始消肿,不由松了一口气,拿起一旁的药膏继续给黑子涂抹。
  
  乌间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叹口气,转身去了护士值班室,塔安上完药,把黑子的手放在被子上,护士进来询问:“谁是塔安?”
  
  睡梦中的黑子因为这一声,微微皱了皱眉,塔安便冷冷一眼扫过去,护士有些畏惧,塔安看到护士手中的葡萄糖注射液,回头,向门口的乌间点头致谢,把手给了护士,护士因为被塔安刚才的眼神吓到,有些气恼,下手便很重,塔安却毫无反应,目光只是盯着黑子的手腕,不住地低语:“拜托了,赶快好起来。”
  
  早上,黑子醒过来时,塔安已经离开了,honey前辈、銛前辈和医生一起走进来,看到黑子已经醒来,honey前辈语气轻快:“小哲,你感觉怎么样?”
  
  黑子举起手,轻轻转动手腕试了试:“已经不疼了。”
  
  医生上前又检查了一遍:“的确,青肿已经消下去了,这样看的话,再休息几天,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黑子环顾四周:“小安呢?”honey前辈摇了摇手机:“小安说他在店里等我们,走吧。”
  
  三人来到店里,塔安正站在门口等待着,看到三人,忙迎上去:“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黑子将医生说的话转述给塔安,塔安闻言笑了,以往深沉如海的眸子中闪烁着点点柔情:“真是太好了。”推开身后的门,“请进吧。”
  
  将三人带至一张桌子前,桌子上是三人经常吃的黑森林蛋糕、红茶还有黑子的香草奶昔和塔安的摩卡,黑子有些好奇地看着和他们一同坐下的塔安:“小安,你今天不用工作吗?”
  
  塔安端起杯子浅酌一口:“不用啊,因为我已经辞职了。”
  
  “辞职?”honey前辈嘴里塞满了蛋糕,“为什么啊?”
  
  “唔……”塔安偏头想了想,“因为,很无聊啊。”
  
  三人正因塔安的回答无语时,店里又来了一位客人,还是一位“熟人”——松下。
  
  见到松下,honey前辈和銛前辈有些戒备地拦在塔安和黑子面前,塔安却很放松,端起咖啡杯向松下致意:“松下君,手还好吗?”
  
  松下看到塔安,瞳孔猛地缩了一下,立即转身离开。黑子看着松下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背影,转头问塔安:“小安,他怎么……”
  
  “我做的,伤害了我的朋友,自然要十倍偿还。”塔安脸上笑意温和,语气却不容置疑。
  
  “哎~~~小安这么厉害啊。”honey前辈惊呼着。“嗯,以前受过一段时间专业训练。”塔安也毫不隐瞒。
  
  Honey前辈很快就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还没玩够呢,怎么办啊,崇……对了对了,还不知道小安你在哪个学校呢。”
  
  对honey前辈经常性的话题转化已经习惯了的塔安惊讶地挑眉:“我没有说吗?”
  
  看着面前的三人一脸迷茫,塔安放下咖啡杯起身,微笑着看着三人:
  
          “那么,再一次自我介绍,塔安,和黑子一样的帝光中学准一年级学生,请多多关照。”

         四人的最后一次见面没过多久便是开学,很幸运,塔安和黑子分到了一个班级,第一天下午放学后,黑子按照自己的计划去了篮球社,参加选拔,塔安则去了校长室。
  
  校长见来的是塔安,笑着问:“选好社团了吗?”
  
  塔安稍微考虑了一下,向校长请求道:“校长先生,我可以申请去篮球部做后勤吗?”
  
  校长敛眉:“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真的不选一下其他社团吗?”
  
  “不用了,谢谢您。”塔安向校长笑笑,拒绝了校长的好意。
  
  离开校长室,塔安加快脚步赶往篮球部,今天是初选,她早已得知帝光中学篮球部分为一、二、三军,以黑子的水平,预计只能进入三军,不知道那样努力的黑子,能不能承受住这个打击。
  
  可塔安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当塔安抵达篮球场时,选拔已经结束了。
  
  塔安清楚地听到黑子的名字出现在三军的队伍里,下意识地去找那抹水蓝色,只见黑子的脸上明显地划过一丝失落,但又被很好地掩盖。
  
  人群慢慢散去,黑子也看到了在体育场外的塔安,笑着问:“小安,你选好社团了吗?”
  
  塔安扫了一眼留在一军场地内的五颜六色的发色,并未过多在意,转向黑子:“嗯,选好了,走吧,我和你一起。”
  
  黑子看着带头走向三军场地的塔安,有些不解地拉了拉她的衣服:“小安,你也加入篮球部了吗?”
  
  塔安回头看看黑子,口气略带神秘:“不是啦,哲,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快点快点,教练在催了。”
  
  黑子看着这样的塔安,只能先放下心中的疑惑,跟着塔安向三军训练场走去。刚刚踏进三军的训练场,便听到教练大喊着:“塔安!塔安是哪个?”
  
  塔安上前几步:“在这里。”教练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你一个男生来篮球部做什么后勤啊?来添乱吗!”
  
  三军的队员也纷纷哗然,塔安浅笑着回答:“我已经得到了校长的允许,添乱?绝对不可能。”说完,不再理会一旁的教练,向着还在议论的三军成员浅鞠一躬:“今天起,就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塔安和黑子早已适应了篮球部的生活,塔安在篮球部接受了所有明里暗里的为难,各项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连当初不看好塔安的教练,也对塔安所做的后勤工作挑不出错处,甚至可以说,塔安做得比女生还要好。
  
  除了篮球部,塔安也在一次家政课后被家政老师任命为助教,通常在体育课的时间塔安会去帮忙,另外,塔安也凭借清秀的眉眼和温柔的性格,在学生中,尤其是女生中拥有极高的人气,学生会等其他部门也向塔安伸出了橄榄枝,可奇怪的是,其他人哪怕费尽口舌,塔安始终没有再参与其他部门,依旧待在篮球部做着不起眼的后勤工作。
  
  黑子仍旧不曾放弃过训练,不曾放弃过自己想要进入一军的梦想,在收到荻原君的来信后,更是加长了自己的训练时间。
  
  塔安看着这样的黑子,劝阻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在放学后多准备一份便当,再去篮球场陪着黑子训练。
  
  一晃又是两个月时间过去了,黑子在一次次选拔中落榜,塔安看着黑子脸上每每流露出的失落,心头的忧虑也与日俱增。
  
  没有时间了,教练和负责老师注视黑子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这样下去,黑子很快会被篮球部劝退,付出了这样多的努力却没有回报,这对黑子来说,实在太过残忍,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只能尽力一搏了,塔安望着场上努力做着基础训练的黑子,暗暗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塔安去清洗毛巾时,遇到了自己的目标——桃井五月,今年最早一批一军成员之一青峰大辉的青梅竹马,和一军其他几个一年级生关系也比较融洽,自己的想法,如果由她来传达会更好。
  
  见周围没什么人,塔安坦然地走上前,拍拍桃井的肩膀,在桃井转身的一瞬间催眠了她。
  
  催眠很成功,塔安看着桃井有些迷茫的双眼勾了勾唇角:
  
  “记住,告诉青峰大辉,你听说三军篮球场有打篮球的幽灵。来,跟着我说一遍,三军体育馆在练习结束没有人的时候却能听到打篮球的声音,说不定是幽灵……”
  
  塔安的语气越来越慢,越来越低,桃井跟着塔安的话一遍遍重复,很好,塔安满意地点点头,绕过桃井的时候,轻轻一个响指解除了催眠。
  
  桃井回过神来,四处望了望:“哎?我怎么?糟了,再不快点要赶不上了。”说着便加快脚步跑向一军的场地。塔安望着桃井的背影,低低开口:
  
  “拜托了,别让我失望啊,桃井同学……”

         给桃井下了暗示的当天,塔安便在三军训练结束后悄悄去了一军,一切都如同她计划的那样,青峰听到桃井的描述不以为然,一边转着篮球,一边向三军体育馆走去,自言自语:“哪有会打篮球的妖怪啊,五月也真是的……”
  
  在三军训练场外,青峰清晰地听到了击球声,推开门的瞬间,空荡荡的体育馆使他打了个寒颤,这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一声:“那个……”青峰立刻抱头蹲在地上大叫,黑子有些奇怪地询问:“那个……青峰君?”青峰慢慢回过头,看到黑子才长出了一口气。
  
  塔安推门进去:“哲,抱歉,今天有点事耽误了,没有给你做便当……这位是?”黑子见塔安来了,站起身为两人介绍:“小安,这位是青峰君,青峰君,这位是塔安。”
  
  塔安向青峰微笑着点头致意:“你好,青峰君。”青峰打量着塔安:“你就是那个塔安啊,早就听说你了,你在三军做后勤吗?”“嗯,是的。”塔安起身,“那么,我先去准备一下毛巾。”
  
  塔安退后几步,看着黑子和青峰相谈甚欢,青峰正在调侃黑子的存在感,塔安笑了,准备好毛巾就退在一边,黑子和青峰已经开始one on one了,塔安在场边看着青峰轻松地过掉黑子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尤其是看到黑子极其落寞地垂下头,低声问着青峰:“果然还是放弃吧。”时,指尖更是狠狠陷入掌心,下意识地望向青峰,等着他的答案。
  
  青峰挠挠头,有些无奈地叹口气,几步走至篮下,向黑子抬了抬手,黑子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抬手将篮球抛给青峰,两人再次开始one on one。时间过得很快,当黑子和青峰结束时,塔安将毛巾递给黑子和青峰,静静地在一旁看着两人讨论篮球,看到黑子眼中又重新有了光芒,塔安心中有些不安,扫了青峰一眼,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关键就在你了,青峰同学。
  
  在三军体育馆门前和青峰告别,塔安和黑子聊着天去老师办公室还钥匙,离开学校后,因为黑子想喝香草奶昔,两人便去了塔安曾经打工的店,店面已经在很短的时间换成了M记,塔安和黑子有些惊讶,向店员询问才知道,原来铃木开的店因为一直招不到打工的人,店长自己忙不过来,客人越来越少,最终开不下去了。
  
  黑子有些遗憾喝不到香草奶昔,塔安想了想,在柜台买了一杯香草奶昔,递给黑子:“如果我没猜错,我曾经给铃木桑的饮料配方她应该会为了赚钱而卖给接手店面的人,你尝尝看。”黑子尝了一口便享受地眯起眼睛,塔安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在柜台又买了一杯摩卡,和黑子一起向门口走去,却不想在门口碰到一个熟人。
  
  黑子撑住门,青峰正要道谢就被黑子吓到,向后退了两步,看清来人,叹口气:“什么嘛,是你们啊。”三人互相打过招呼结伴同行。在中途的一个公园,三人坐下来谈了谈,青峰听过黑子的愿望后开口:“原来是这样,所以才每天留下来练习的。”“是,想要再进步一些,哪怕一点点也好,但是,路还很遥远,看了青峰君我才知道,一军,不是我伸手就能够到的。”黑子越说情绪越发低落,青峰揉掉手里的包装纸:“也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很多一军的人都做不到每天加练呢。”
  
  黑子在青峰的安慰下稍微有了些精神,塔安则一直没有说话。
  
  在路口和黑子道别,塔安看着黑子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转身看着青峰,露出一个客气的笑容:“青峰君,不介意谈谈吧?”得到青峰的默许后,塔安接着开口:“你觉得哲怎么样?或者说,他应该放弃篮球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