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9

         哲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离塔安不远的地方站着赤司和虹村,塔安一边看着黑子的表现,一边听着赤司对虹村讲解“视线诱导”。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一名三军队员在奔跑时不慎跌倒扭伤了脚踝,无法再进行比赛,而剩余的二军和三军队员则被派出去其他学校打友谊赛。
  
  比赛因为这一变故而暂停,赤司否决了虹村想要换上一军成员的建议,理由是能力相差过大。无奈之下,赤司向黑子询问能否将检测留到下次。黑子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身边的塔安却忽然开口:“不好意思,我可以试试吗?”
  
  虹村将塔安当做一同来检测的三军队员,而赤司也没有提出异议。塔安穿上三军的背心,“一起上吧,哲。”异常明亮的眼睛,散发着炫目的清光。
  
  黑子略微有些惊讶:“小安,你……”塔安打断黑子后面的话:“没问题的,相信我。”
  
  一声哨响,比赛继续进行。塔安接到篮球缓缓运球,身后围上来的二军队员想要断球,就在那一瞬间,塔安将球传给黑子,黑子传球,三军队员上篮得分。赤司在场外观察着两人的表现,询问一旁已经结束训练也来看比赛的青峰:“青峰,那个人的篮球也是你教的吗?”
  
  青峰看了一眼场上的塔安:“你说安吗?没教过,他是三军的后勤,不过有时候也会帮哲一起训练,不过我没想到他打得还不错。”“三军后勤?!”虹村极度吃惊:“以他的能力都能进二军了,为什么要在三军当个后勤啊?”
  
  青峰挠挠头:“这个他倒没说,不过听哲说三军的后勤原本都是女生,安做后勤还是校长亲自同意的。”
  
         赤司盯着场上跑动的身影,饶有兴致地眯起了眼睛,后勤吗?有意思……

        很快,比赛结束,三军获得压倒性胜利。
  
  青峰一个健步冲上前,勾住黑子的脖子狠狠揉了揉黑子的头,笑容灿烂:“干得漂亮,哲。”黑子的眸子闪闪发亮,语气都是难得的兴奋:“谢谢你,青峰君。”
  
  转身一看,塔安还站在场中央,两人向塔安挥挥手,叫道:“小安,快过来吧。”
  
  塔安垂头站在场中央,听到两人的声音抬头笑了笑,向黑子和青峰走去,努力缓解着头脑的晕眩,可是,眼前还是越来越模糊,意识涣散的最后一秒,听到的是黑子和青峰惊恐的叫声:“小安!”
  
  黑子和青峰看着塔安一步步走进,却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候,向前缓缓倒下,黑子上前两步接住塔安,低头一看,塔安已经失去了意识。
  
  两人看着塔安苍白的脸色慌了手脚。赤司也听到了这边的骚动,走过来俯身看了看塔安,命令道:“青峰,黑子,现在送他去医务室。”
  
  青峰听到命令后背起塔安和黑子一起匆匆离开。赤司向虹村说明情况后,带着紫原和绿间也随后赶去。
  
  三人到达的时候,医生正巧检查完塔安的情况,走出诊疗室,黑子抢先问道:“医生,小安他怎么样?”扫过黑子和青峰担心的脸,开口:“她没事,是由低血糖和贫血导致的昏迷,注射些葡萄糖,再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青峰和黑子听闻都松了口气。医生又转头看着自己的侄子:“真太郎,她在昏迷前都做了些什么?”
  
  “他,他打了场篮球赛。”绿间忽然被提问,微微有些发愣。
  
  “什么?!”医生震惊地看着众人,“你们竟然让一个患有严重贫血和低血糖的女孩子和你们打比赛!”
  
  “女孩!”
  
  几人相互间对视,均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和疑惑。片刻的安静后,赤司首先开口:“绿间医生,请问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我想我们有些事情需要谈谈。”
  
  医生犹豫了一下:“我不是很确定,她现在还在昏迷,但至少要半个小时以后了……”话音刚落,就听到诊疗室中传来一个淡然的声音:“我没事,你们进来吧。”
  
  塔安醒过来时看到的就是床头摆放的假发,抚了抚自己的长发,思忖着:看来自己的女生身份十有八九都暴露了,不过还好诊疗室没什么其他人,要瞒的话还是瞒的住,无力的握了握没有扎针的左手,原本以为有枢的血自己体质能好一些呢,还是太勉强了吗……
  
  正思考着就听到了赤司的声音,塔安叹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便出声让他们进来了。
  
  几人陆续走进诊疗室,围在塔安床边。青峰一把抓住塔安的手腕:“安,为什么瞒着我和哲?”青峰的力气很大,塔安却没有挣脱,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语气依旧轻柔:“我没有瞒你们,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男生。”
  
  青峰更加焦躁地掐住塔安的双肩,直视着塔安的眼睛:“不是这件事,我是说,你有低血糖和贫血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已经习惯了,再说也不是很严重。”塔安看到青峰眼中的焦灼,安抚地拍拍青峰的手臂,又转眼看着进来后除了在她身后放上垫子再无动作的黑子,笑着问:“哲,生气了吗?抱歉呢……”
  
  看着这样的塔安,黑子责备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只是叹气一声:“小安,你真的不应该瞒着我们。”
  
  在几人身后的医生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掰开青峰的手:“这位同学你注意一点,她可是个女生。”腕上已经透出淡淡的乌青,医生皱皱眉头:“不严重?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不在乎自己身体的人,而且你们也是,看样子也和她认识一段时间了吧,难道就一点都没发现吗……”
  
  “医生!”塔安厉声打断,可是这些事情还是被医生提出来了。
  
  黑子低了头,如果说青峰君是因为和小安相处的时间不长而没有发现,那么自己呢?早该注意到了不是吗?小安的双手一直是冰凉的,小安从来没有上过体育课,比赛中小安的脸色明显很苍白,自己却一次次忽视了,自己这个朋友,真的很不称职啊。
  
  塔安看到了黑子脸上的自责,也清楚地知道他在想什么,拉了拉黑子的衣袖,黑子喃喃低语:“对不起,小安。”塔安笑了,语气温柔:“没关系的,哲。”
  
  青峰狠狠揉了揉塔安的头:“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们,知道了吗?还有,安你这个样子我真是不适应。”
  
  塔安抚平头顶翘起来的呆毛,笑着回应:“我知道了,阿大。其实这个,我也不适应。”

          “咳。”赤司出声打断了三人的谈话,紧盯着塔安:“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扮成男生吗?”
  
  “没什么其他原因,只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塔安说得漫不经心。
  
  赤司还要说些什么时,电话响了:“赤司,黑子同学在你身边吗?”赤司收回自己的疑问:“是,怎么了吗?虹村前辈。”
  
  “是这样,教练让你转告黑子,以后黑子就在一军训练场训练,还有三个月前三军推荐到一军的那个后勤,今天也同意了调动安排。”
  
  赤司盯着被黑子和青峰围在中间,笑意温和的塔安,下意识地问:“前辈,那个后勤的名字是?”
  
  “哎?”虹村没想到赤司会问这个问题,一阵翻找后,“……找到了,他叫塔安。”
  
  赤司向黑子传达了教练的话,看到黑子闪闪发亮的双眼,塔安暗叹:还好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哲可以继续打篮球真是太好了。
  
  抬头的瞬间,不期然撞上赤司的双眼,塔安微顿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客气的微笑,不着痕迹地避开了赤司的审视。
  
  “好了,出来也够久了,都回去训练吧。”赤司拍拍手召集众人,同时在众人见不到的角度露出一个饶有兴致的笑容,有意思,上次那些,果然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啊,塔安……
  
  听了赤司的话,黑子转头向着塔安:“安,我们先去训练了,你好好休息一下,训练结束我们来找你。”青峰也和塔安打过招呼后跟随几人一起离开。
  
  塔安靠在床头,看着几人离去。上次果然没看错,赤司身上的违和感到底是……
  
  还在思考就被医生打断:“行了,他们也走了,你就好好躺下休息吧。”
  
  塔安戴上假发后从善如流地躺下:“医生,我是女生的事,可以麻烦你为我保密吗?”医生无奈地点点头,再帮塔安检查一下注射器,转身出去了。
  
  塔安躺在床上,闭起眼,算了,先不想了,以后的相处机会还有很多,慢慢处理吧。
  
  另一边,几人回到训练场继续训练。紫原却在训练时不小心划破了小腿,伤口不说很深,但也绝对不浅。无奈之下,赤司派绿间和青峰送紫原去了医务室。
  
  令人没想到的是,医生听说是紫原受伤,面露为难之色,悄悄拉过绿间:“真太郎啊,不是我不愿意帮他,但是你也知道他的脾气啊。”
  
  绿间推了推眼镜,也有些无奈,紫原的性格跟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平时还好,一受伤就特别怕疼,上一次就是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喊疼还差点把医生给打了,要不是赤司拦着,谁知道会出多大乱子。
  
  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几人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浅淡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医生转头看到塔安,再次跳脚:“你怎么又起来了?”塔安举起右手晃了晃:“葡萄糖已经注射完了,我自己拔了针。”
  
  这时,青峰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一脸兴奋:“安,你来包扎吧,我上次受伤的时候你给我包扎一点都不疼。”
  
  绿间又推了推眼镜,默默吐槽:那是因为青峰你皮厚!
  
  不过,看着身形淡薄的塔安,他不相信这个女孩懂包扎,即使懂,也不会给紫原这种怕疼又喜欢无理取闹的人包扎。
  
  正想着,就看塔安一步步向紫原走去,一旁的医生正想拿椅子将紫原的小腿撑起来,好方便塔安检查伤口。
  
  可还没来得及动,塔安就再自然不过地跪了下去,不理会他们的惊讶,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回头向医生伸手:“酒精,药,还有纱布。”
  
  医生还在惊讶中,呐呐地将东西递给塔安,塔安抬头看着紫原,眼中的平和,仿佛远古最安详静谧的湖泊,缓缓开口:“应该会有些痛,如果痛的话……”拿起紫原垂在身侧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掐我就好了。”
  
  说罢,也不等紫原回应,径自用酒精开始给伤口消毒。紫原被疼痛激了一下,下意识地掐住了塔安的肩膀。
  
  塔安神色不变,手底下的动作依旧不停,紫原不喜欢她这副处事不惊的样子,孩子气地加大了力气,塔安依旧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将药撒上后,正在对伤口做最后的包扎。
  
  等包扎完成,塔安起身,身形有些打晃,青峰扶住她:“怎么样?还是不行吗?”“没事。”塔安揉了揉太阳穴,“打篮球的消耗还是有点大,再加上刚才起身速度有些快,所以才有点晕。我和你们一起回去,紫原君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不行。”青峰驳回了塔安的提议,“安你还是再休息一下,等训练结束后我和哲来找你。还有,紫原你刚才下手太狠了吧?肯定没那么痛。”
  
  紫原撇撇嘴:“青仔你好烦,就是很疼啊。”眼看着两人就要吵起来,塔安赶紧插话:“好了,阿大,我没事的,你们快去训练吧。”
  
  青峰还要和紫原理论,却被绿间拉走。医务室就剩下了紫原和塔安,气氛稍显尴尬。
  
  就在这时,“咕噜噜……”紫原的肚子叫了,“好饿啊,安仔,你有零食吗?”
  
  安仔?塔安因为这个称呼微怔一瞬,好笑地摇摇头:“没有呢,紫原君。”紫原撇撇嘴,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萎靡。
  
  塔安看着像小动物一样的紫原,犹豫了片刻:“如果紫原君不介意的话,我去家政教室给紫原君做一些好了。”
  
  “我也要去。”紫原听了塔安的话眼神闪闪发亮。“可是你的腿……”“没事的,安仔,我要一起去。”
  
  拗不过紫原,塔安叹口气,算了,一起就一起吧,而且不知道哲今天晚上还加不加训,还是多做一些吧。这样想着,塔安向医生打过招呼,带着紫原一起去了家政教室。
  
  塔安看了看家政教室的材料,思忖一下,为紫原做了份蛋包饭:“紫原君,先拿这个垫垫吧。”
  
  紫原在一旁大口吞咽的时候,塔安又准备好了厚蛋烧、饭团和天妇罗。紫原吃完时,塔安正在炸可乐饼,眼角的余光看到紫原面前的空盘子,开口道:“紫原君,盘子放在那里就好,我一会儿收拾。”
  
  紫原听话地放下盘子,又去吃了些天妇罗,塔安也做完了一切,将做好的食物放进保温便当盒里,塔安正要转身去清洗桌面,迎面却差点撞上紫原。
  
  塔安有些奇怪地抬头:“怎么了吗?紫原君。”
  
  紫原小声嘟囔了几句,看塔安还是一脸茫然,微微提高了音量,塔安终于能听懂紫原在说些什么了,他在说:“……安仔,刚才,对不起……”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