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10

        “……安仔,刚才,对不起……” 
 
  “紫原君是我的朋友,所以,没事的。”塔安安抚性地笑了笑,就要绕过紫原。紫原却左移一步,再次堵住了塔安。
  
  这次塔安就没有刚才那么好的运气了,她撞在紫原胸膛上,撞疼了鼻子,退了两步,塔安揉揉鼻子,心里有些不耐,刚要开口,就听紫原的声音幽幽传来:
  
  “安仔才没有把我们当朋友,安仔只把青仔和黑仔当朋友。”声音慵懒,语气却很肯定。塔安有些讶然,抬头看了看紫原的脸。
  
  紫原的紫色眸子依旧懒懒地半眯,眼中却很清澈。
  
  塔安也眯了眯眼,因为性格太像小孩子所以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么……感觉意外地敏锐呢,“所以呢?”塔安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语气冷漠。
  
  “安仔把我们也当成朋友好不好。”紫原毫不介意塔安的冷漠,一双紫眸紧紧盯着塔安。
  
  塔安没有立刻答应:“让我考虑一下。”不再理会紫原,紫原也不再堵着塔安,安静地坐在一边。
  
  就在塔安刚刚收拾完的时候,黑子推门进来了:“小安,我们的训练结束了。”塔安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哲,阿大,你们来了,快进来吧,我做了点吃的。”
  
  几人依次走进,赤司向着坐在一旁的紫原询问:“紫原,伤怎么样?绿间,医生怎么说?”
  
  绿间正在考虑怎么回答,塔安便自然地接过话头:“一周内最好不要参加训练,一周后能否参加训练要依据伤口的恢复程度而定。”
  
  “明白了,那么,紫原你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就做些基础训练吧,由塔安来监督,可以吗?”赤司对于塔安突然的接话并不奇怪。
  
  “好的,还有,赤司……不,阿征,小真,你们要不要也吃些东西?”已经说出口的名字在看到紫原的一瞬间改了称呼,把他们也当做朋友吗?似乎,也不错呢。
  
  青峰也招呼他们:“快来吃,安的手艺超级棒的。”
  
  赤司接过塔安递来的筷子,夹了一块可乐饼,慢慢咀嚼:“很好吃,谢谢你,不过……”赤司环顾四周,“把家政教室弄成这样没关系吗?”
  
  塔安将另一双筷子递给绿间:“没关系的,我是助教,走的时候收拾一下,用掉的食材向老师报备就好。敦,你还来吃一点吗?”
  
  紫原听到塔安的称呼眸子亮了一下,起身慢吞吞地走来,将整个身子倚在塔安身上:“安仔,我要吃。安仔以后也给大家做便当吗?”
  
  塔安纵容地笑笑,点头应道:“好,以后我会为大家准备的。”
  
         赤司原本要斥责紫原的话又收了回去,只是盯着一旁打闹的四个人,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塔安,有她在,以后的日子又会发生些什么呢?

         和黑子加入一军已经有一周时间了,塔安还记得和黑子第一次一同以一军队员身份踏进一军训练场的场景,当时的阵容不得不说很有气势,想到这里,塔安又偷偷笑了。
  
  但是,当时赤司的话:“要牢记在心,从现在起你的使命只有一个,那就是胜利。”这句话,不知为何,总有点让人不安啊……
  
  还在思考的塔安忽然被人压住头,塔安艰难地抬头,不出意外的看到一颗紫色的脑袋,还有随之而来的慵懒语气:“安仔,我好饿啊。”
  
  塔安无奈地叹口气:“敦,还有半个小时训练才结束,再等一等和大家一起吃便当吧。”紫原扁扁嘴,不情不愿地起身:“安仔好讨厌。”塔安被紫原的语气逗笑:“好了好了,让我再检查一下你的腿,如果敦按我说的好好恢复了的话,明天的便当敦来点菜怎么样?”
  
  “安你也太偏心了吧。”正巧跑到场边的青峰听到了塔安的话,“这样的话,我也要点菜。”话音刚落就被黑子一个手刀劈到腹部:“还在训练期间,还请青峰君注意力集中。”
  
  “嗷!”青峰一声惨叫捂住腹部,“哲你下手也太狠了。” 正在几人打闹时,教练吹响哨子,训练告一段落,塔安起身,为几人递上水和毛巾。
  
  赤司接过塔安递上的水,水温适宜,不会让刚刚运动过的身体觉得不适,这个人,出乎意料地细心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转头对绿间说:“绿间,你今天的训练成绩不太理想啊。”
  
  绿间推推眼镜,眉头轻皱,正要开口,就听到塔安的声音,“说起来,小真今天似乎没有带幸运物啊,没有找到吗?”绿间惊讶于塔安的关注,点点头:“今天的礼物是女性友人编织的手链。”
  
  “这样的话,交给我吧。”塔安说罢,转身找到另一个做后勤的女生,开口:“不好意思,井上同学,可以借给我几根编织绳吗?”
  
  女生回头看到塔安脸上的微笑,一下就脸红了,从口袋中掏出一堆纠缠的彩色编织绳递到塔安面前,塔安从中挑出了几根深浅不一的绿色,再向井上笑笑:“谢谢你。”
  
  井上满脸通红,匆匆忙忙点头后就跑了。塔安转身向着几人走来,手上不断动作着,走到绿间面前,抬起绿间的左手比划了一下长度,又编织了一点,缠绕在绿间的手腕上做了收尾,看着绿间:“这样的可以吗?”
  
  “谢谢。”绿间又推了推眼镜。塔安笑着继续开口:“不介意的话,以后小真的幸运物就由我来准备吧。”
  
  “哎?塔安你真的要准备?这家伙的幸运物可什么都有。”绿间还没答话,一旁的虹村前辈就先叫嚷起来。“没关系的。”塔安嘴角漾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小真的意思呢?”
  
  “那就拜托你了,先说好,我才不是因为信任你,只不过巨蟹座的幸运物由白羊座来找会增加幸运值而已……”
  
  “是,是……”塔安笑眯眯地应道,“小真还是这么傲娇啊。”“对了,说起来,塔安你怎么知道井上会随身带着编织绳啊?”几人在谈话间,桃井也走了过来,看到刚才的一幕,有些好奇地询问道。
  
  “叫我安就好了,五月,为什么知道的话,因为井上同学最近在给自己暗恋的男生编织手链啊。”“哎?暗恋的男生,是谁是谁?”桃井眼中燃起了八卦的火焰。
  
  “这个啊……”塔安一边收拾着几人递回来的毛巾,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是我。”
  
  “哎?!”青峰和桃井反应最大,虹村反而见怪不怪:“你们在吃惊什么?塔安的受欢迎程度可是连我这个高年级生都有所耳闻啊。对了,说起来,刚才绿间的手链,好像有哪里不对……”
  
  没有给虹村太多的思考时间,赤司开口转移话题:“虹村前辈,教练似乎在找你。”“糟了,那我先走了,你们休息过后就开始新一轮训练吧。”
  
  看着虹村跑远的背影,塔安笑着开口:“谢谢你,阿征。”她知道,刚才青峰和桃井的惊讶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看目前的情况,知情者也仅限于他们几人,虽然说这件事情曝光的后果塔安也能处理,但几人这样的保护让塔安觉得很温暖。
  
  “没事的。”赤司微笑回应,“你也说过的,我们是朋友。”塔安颔首,余光瞥见一旁的桃井还处在凌乱中,无奈地开口:“五月,还没有接受吗?”
  
  “可是,可是小安你明明是女生啊,被女生喜欢什么的……”
  
  “哦?”塔安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唇角缓缓提起一抹邪笑,一步步逼近桃井,将桃井壁咚在她身后的墙上,缓缓俯身,在桃井耳边低低开口:“女生又怎么样?”说完,还在桃井耳边吹了口气。
  
  将手收回来,塔安转头看着身后目瞪口呆的五人,好笑地在他们面前挥挥手:“怎么了,这么吃惊吗?”
  
         还没等几人答话,身后的桃井就捂着脸先叫出声:“真是……小安你这样太犯规了啦。”
  
  塔安笑着摸了摸桃井的头:“乖。”
  
  青峰扯扯嘴角,转头问黑子:“哲,安她真的是个女生?”“从事实的角度来看是这样没错。”黑子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一旁的三人则在微微的惊讶后不再关注这个话题,赤司和绿间交谈起训练的事,紫原大口吃着零食。
  
  就在这时,训练场的另一边传来虹村的大叫:“什么?!灰崎这个家伙又给我翘掉训练。”塔安走上前询问:“怎么?虹村前辈,灰崎君又不来训练了吗?”
  
  虹村恼怒地攥紧手中的手机:“可恶,要不是下一轮训练要开始了,我一定要把那个家伙揪回来。”“那我去吧。”“好……哎?你去?”
  
  “对啊。”塔安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对面吃美味棒的紫原,“正好敦的零食也没有了,我出去买。”“你也太宠他了。”虹村也有些无奈,“那就交给你了,如果灰崎不愿意回来,你就不要勉强他,千万别跟他正面起冲突。”
  
  虹村可是知道灰崎的秉性的,如果他和塔安打起来,虹村打量了塔安几眼,这个小身板估计都不够灰崎热身的。
  
  仔细调查过一军成员的塔安自然知道虹村在担心什么,暗暗勾起唇角,虹村前辈,你这个担心,怕是多余了呢……不过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只是点头应道:“是。”
  
  拜托虹村给其他几人传话,塔安转身离开了训练场。在学校附近的商店买到了敦想吃的香草味道的美味棒,塔安回想一下自己调查的资料,没记错的话,灰崎君经常会去的电玩城也在这附近啊。
  
  这样想着,塔安几个转弯,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家店,踏进店里,匆匆扫上两眼,就看到了那身显眼的帝光校服。
  
  灰崎正专注于手中的游戏,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同样身着帝光校服的人走近他,还有随之而来的一句“灰崎君,你该回去训练了。”
  
  “啊?多管闲事,虹村叫你来的吧,去去,别打扰我。”灰崎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抽空向塔安挥了挥手,示意塔安走开。
  
  塔安却像没看到灰崎的不耐似的,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灰崎君,请回去训练。”灰崎虽然不想理会塔安,但手上的操作还是受了影响,游戏输了。
  
  灰崎烦躁地抓抓头发:“不玩了,不玩了,还有你,给我哪凉快哪待着去,别跟着我。”可是这句话显然对塔安不起作用,看着一直跟着自己从电玩城后门出来的塔安,灰崎的怒火又飙升几个度,转身一把抓住塔安的领子,怒气冲冲地吼道:
  
  “我说话你听不懂吗?离我远点,再跟着我就揍你,你也不想你这张脸上留下伤吧?”
  
  塔安坦然地与灰崎对视,目光很平静,但是眼底的冰冷却在一点点聚集,张了张嘴,正要开口,就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传来。
  
  “呦,这不是灰崎吗?真是冤家路窄啊,那今天,就把咱们之间的恩怨了了吧。”两人同时回头,小巷的一边走来五六个不良少年,为首的人嘴里叼着烟头,扬起下巴,满脸挑衅地看着灰崎。
  
  灰崎放下塔安,不着痕迹地将塔安往身后护了护,察觉到这一动作,塔安眼底的冰冷褪去,眼中甚至带上了丝丝笑意,灰崎没有关注塔安的变化,回头看了看两人身后的小巷的另一个出口,低声对塔安说:“一会儿打起来,你就从那边跑,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说罢,又回头看着几个不良少年,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竹山,少废话,要打就打。”话音未落,就冲着竹山狠狠挥出一拳,同时冲着塔安的方向大叫一声:“快跑!”
  
  几人很快陷入混战,灰崎不知道塔安是否已经跑掉了,因为寡不敌众,灰崎很快挨了几下重击,被两个人扭住肩膀,这时,他才发现,塔安竟然还在那里。
  
  竹山绕着塔安走了几圈,抓住塔安的领子将塔安拎起来,转头对着灰崎说:“真难得看到灰崎会叫一个人快跑啊,怎么,他对你很重要?还是说你跟他……”话没有说完,但其中的意思几人都懂,几人的脸上不约而同露出猥琐的笑容。
  
  “不过。”竹山抚摸一下塔安的脸,“这张脸真的挺不错的,不知道,划花了以后会是什么效果啊。” 竹山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小刀在塔安脸上滑动。

          “这是咱们之间的恩怨,和这个弱鸡没关系,有本事就冲我来。”灰崎被两个人压制住,恶狠狠地回嘴。
  
  “很抱歉打断一下。”在竹山还没有开口之前,塔安先说话了,“祥吾,有两件事希望你注意一下,第一,我最讨厌别人抓我的领子……”
  
  话还没说完,竹山已经开始哈哈大笑,灰崎也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塔安,低声吼道:“闭嘴,白痴。”
  
  竹山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戏谑地问:“那第二呢?”“第二……祥吾你对我的认识是不是有问题?你,打不过我。”说着,塔安忽然抬起一直低垂的头,一脚踹向竹山的腹部,在竹山将手放松的时候,稳住身子,抓住竹山的手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
  
  这一幕的发生不过短短几十秒,其他人甚至还在准备嘲笑塔安的大言不惭,就看竹山已经倒在了地上,塔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抬头看向其他几人,微笑了一下:“怎么?我可没在说笑。”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