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11

         “怎么?我可没在说笑。”
  
  接下来的两分钟内,灰崎以极度吃惊的目光看着塔安快速地打晕了一个又一个人,解决掉最后一个。塔安拍拍双手,看向灰崎:“你没事吧,祥吾。”
  
  灰崎正要回答,就看到竹山摇摇晃晃出现在塔安身后,立刻喊道:“喂!”塔安察觉到背后的人影,抓住松下的胳膊,扭转到他身后,手刀劈向松下的后颈,松下晕了过去,衣服上的扣子却挂住了塔安的假发。
  
  塔安的头发散下,灰崎瞪大了眼睛:“你,你是女生。”塔安一边捡起假发,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嗯,是啊。”
  
  带好假发,塔安打量一下灰崎身上的伤,又看了看时间,有些无奈地叹口气:“算了,鉴于祥吾你今天受伤了,时间也没剩多少,今天就放过你,不过明天一定要按时来训练啊。”
  
  灰崎看着塔安笑眯眯的双眸,抓了抓头发:“啧,真麻烦。”“你的回答呢?祥吾。”“知道了知道了,烦不烦啊。”
  
  塔安得到灰崎的答复,满意地勾起唇角:“那我就先走了,祥吾,明天见。”说完,转身走到刚才站着的地方,捡起放在地上的购物袋,最后向灰崎挥了挥手,走出了小巷。
  
  灰崎拍拍身上的土,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众人,紧紧盯着塔安的背影,忽然间咧嘴笑了:“有意思,明天还是回去看看吧……”
  
  另一边,塔安回到训练场,将情况报告给了虹村,当然,她隐瞒了自己出手的事,只是说自己没能将灰崎劝回来。
  
  虹村也没有过多的苛责塔安,正巧训练结束。塔安只来得及向虹村道个别就被紫原扛走,紫原将塔安放在训练场的角落,星星眼盯着塔安放置在椅子上的便当盒。
  
  塔安有些好笑地先递给紫原一根美味棒,看着大家都到齐了,便和几人一起去了场外的草地上,将便当分给众人。
  
  青峰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抱怨:“还是安做的好吃,五月做的简直就是深化武器。”“大酱。”一旁的桃井不满地嚷道。
  
  黑子一个手刀劈中青峰腹部:“青峰君,这样说很失礼,请向桃井同学道歉。”“就是啊,阿大,这样说太伤人了,没事的,五月,以后想做什么我来教你。”塔安点头附和着黑子的话,又拍了拍桃井的肩膀表示安慰。
  
  几人在说笑间吃完便当,这时,塔安的手机响了,查看了一下手机的短信:“唔,大家,可以陪我去一下超市吗?”
  
  “怎么了?”赤司询问道。塔安晃晃手机回答:“家政课的老师说让我补充一些东西,就想着和大家一起去超市买明天做便当需要的食材,明天的便当大家来点菜吧。”
  
  “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毕竟准备便当都已经很花时间了,如果每个人都不同的话……”赤司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塔安笑眯眯地打断:“没事的,我很喜欢做菜,大家喜欢吃我很高兴。”
  
  赤司不再发言,几人跟着塔安去了学校附近的超市,挑选好食材后,统统交到塔安手里,塔安表示一个人就可以了,几人便站在店外等待。
  
  正在这时,一群不良少年却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人身上受了伤,走起路来有些不稳,看到几人身上的帝光校服,瞳孔缩了缩,指使手下将几人围住,冷笑道:“总算让我找到了,把他们给我看好了。”
  
  “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我想我们应该并不认识吧。”这时,赤司作为几人中的领头,首先上前说道。
  
           “啊,是,别紧张,就是想向你们打听个人,你们学校有个橙色头发橙色眼睛的男生你们有谁认识吗?”为首的人的眼睛里,闪动着嗜血的光。

           “橙色的头发和眼睛”,听了这样的描述,几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个人——塔安。
  
  赤司极快地和绿间交换了一个眼神,摇头否认道:“不,我们并不认识这个人,现在,可以让我们走了吗?”说话间,给了黑子一个眼神。
  
  黑子趁几人的关注点不在自己身上,慢慢后撤,想要撤出几人的包围,去便利店告诉塔安。
  
  听了赤司的话,领头的人狐疑地扫视了一眼众人,随意地摆摆手:“走吧走吧。”
  
  几人缓缓向包围圈外移动,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包围圈里忽然有个人喊道:“竹山,我见过他们,他们和灰崎一起打过比赛!”
  
  糟了,赤司暗道,脸上的表情也愈发严肃。只见竹山听闻冷笑一下,做了一个手势,本来已经散开的包围圈又渐渐聚拢。
  
  赤司低声安抚住躁动不安的青峰:“青峰,先别动手。”“什么?!赤司你什么意思?”青峰明显不理解赤司的安抚。
  
  比起青峰,绿间的思维明显清晰很多,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篮球队员卷入斗殴事件会取消比赛资格么……这下麻烦了。”
  
  正在胶着间,竹山忽然抓住桃井的手臂,把桃井从几人的保护圈中扯出来,有些轻佻地摸向桃井的脸,就在这时,原本正在偷偷移动的黑子挡在了桃井面前:“这样做对女孩子很失礼,希望你住手。”
  
  青峰看着一再被激怒,已经满脸戾气的竹山,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虽然参与斗殴会很麻烦,但要他眼睁睁地看着黑子和桃井受伤,他可做不到!
  
  在几人都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其中一个不良少年看到黑子,猛地收缩了瞳孔。
  
  竹山一把抓住黑子的衣领,逼近黑子,恶狠狠地开口:“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啊?”黑子的语气依旧很坚定:“请你住手。”
  
  还没等竹山发作,包围圈中的一个人忽然走上前来,拦住竹山,低低开口:“竹山,回去吧,这个人,我们惹不起。”
  
  “哈?表哥,你什么意思?”
  
  “回去!趁他还没有来。”
  
  一边说着,竹山的表哥一边拉扯着竹山,眼中有着竹山从未见过的严肃和深深的恐惧。
  
  赤司几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有些茫然竹山却被表哥的话激起了好胜心,甩开自己表哥的手,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是我惹不起的。”
  
  说罢,便挥起一拳向黑子脸上打去,动作之快他的表哥都没有反应过来,更别提赤司几人了。眼看着黑子就要受伤,一旁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握住了竹山的手腕,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几人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你想对他做什么?嗯?”
  
  是塔安,但又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塔安,那双注视着竹山的眸子是冷绝的,那声音也是无温的,如冰落寒潭,任谁都能听出那语气中的寒意。
  
  塔安捏着竹山的手腕,看似没有用多大力气,可竹山却始终挣脱不出来。塔安的眼神自始至终没有落在赤司几人身上,只是缓缓开口:
  
  “抱歉,大家,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干净,能给我一点时间吗?哲,带他们后退二十米,记住,半米也不能少。”
  
  黑子还未回答,一旁站着的竹山的表哥抢先一步摁住竹山的头向塔安低头道歉:“很抱歉,这次是我的表弟不懂事,吓到你的朋友了,我们道歉,这次,能不能先放过他,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你是哪位?”塔安眯了眯眼睛,语气冷漠。对面竹山的表哥被噎了一下,低声回答:“我是松下。”
  
  “啊啦,是你啊。”塔安勾起唇角,“你的伤怎么样了?”松下苦笑一声,明白了塔安的话外音,看来这次,这个表弟,他也没办法保住了。
  
  “啊,对了,鉴于你刚才保护了我的朋友,所以,这次你可以观战,毕竟……”塔安扫视一圈众人,“我可没有好心到会送他们去医院。”
  
  就在两人交谈间,黑子带着其他几人向后退了二十米。桃井有些担心地看着塔安的方向:“我们这样把塔安留在那里真的好吗?”
  
  和他们一起后退的松下听见桃井的询问无奈地苦笑:“你们留在那里只会给他添麻烦。”
  
  “什么意思?还有,我刚才似乎听到你们说到了你的伤,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赤司客气地微笑着,目光幽深。
  
  松下在赤司的目光下打个寒颤,像是想起什么可怕的回忆似的白了脸,一点点讲起他们之间的冲突:“……就因为我们伤到了这个人的手腕,我们被叫到一起,最终的结果是我的手腕骨折,我的同伴一个人左手脱臼,右手骨折,另一个左手骨裂,腹部软组织挫伤。”
  
  “他简直就是魔鬼。”松下用这句话做了最终的总结,左手下意识地放在右手腕上摩挲,看起来留下了相当大的心理阴影。

         听了松下的描述,几人依旧半信半疑,毕竟在他们眼中,塔安实在不是一个那样残忍的形象,可很快,眼前发生的一切就打破了他们的怀疑。
  
  塔安很快解决掉除了竹山以外的不良少年,动作狠辣,没有丝毫留情。在几人震惊的目光下,塔安一步步走近松下,抬腿提向竹山的腹部,在使竹山失去行动能力后,塔安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向黑子他们走去。
  
  看着几人有些震惊的目光,塔安好笑地开口:“怎么?很奇怪吗?”
  
  “喂喂,怎么说都很奇怪吧,普通的国中生是打不赢这么多人的吧?”青峰在一旁小声吐槽。
  
  赤司紧盯着塔安,目光有些锐利:“我比较想知道的是,你还隐藏了些什么?”
  
  塔安看出了赤司和绿间隐隐的防备,苦笑:“不用那么防备我,我说了,我们是朋友,我不会对你们有任何隐瞒,只要你们开口。”
  
  “没事的,小安,大家只是有些吃惊罢了。”察觉到塔安的不安,黑子拍着塔安的肩膀安慰道。一旁的紫原吃着零食补充:“对啊……啊呜啊呜……没想到……啊呜……安仔这么厉害。”说完,还将薯片塞进了塔安嘴里。
  
  “唔……”塔安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薯片堵住了话语,同时,赤司也道歉道:“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好奇而已。”
  
  “对啊对啊,小安你刚才为什么要让我们后退二十米呢?”桃井好奇地询问。
  
  “因为二十米以后就不再是便利店门前安装的监控器的监视范围了啊。”塔安终于咽下了嘴里的薯片。
  
  “哎!!!好厉害!!安你是怎么知道的?”青峰惊呼一声。
  
  “唔……怎么说呢,我曾经认识一个在防卫省工作的老师,许多东西都是他教我的,比如说,格斗,伤口包扎,监视器,催眠……”
  
  塔安一项一项地细数过去,每数一项,躺着的众人脸就白上一分,等到塔安数完,众人可以说是面无血色,同时也更深刻地了解到塔安的可怕。
  
  绿间推推眼镜做了总结:“所以,你才让我们退到二十米外,为的是不让我们被监控器拍到吗?”“还是不想让大家卷进来,毕竟,这件事是我的问题,而且,大家受伤的话,”塔安眯了眯眼睛,“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松下扶起竹山,地上瘫倒的众人也陆陆续续相互搀扶着爬起来,趁着塔安没有注意就想悄悄溜走,刚刚转身,塔安不带温度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这是最后一次。”
  
  众人头也没回地跑远了,塔安也和赤司几人道别,回了家。
  
  第二天,灰崎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走进了一军的训练场。虹村走上前,狠狠一掌拍向灰崎后脑:“你还知道回来啊!”
  
  灰崎也不理睬虹村,摸着后脑左右张望一下,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就在虹村因为被无视感到不爽想要在给灰崎一下时,塔安正巧从两人身边经过,注意到灰崎,笑着开口:“祥吾,你今天的训练又迟到了。”
  
  “我可没说要来训练。”灰崎扯扯嘴角。塔安则佯装吃惊地反问:“啊啦,不来训练的话,祥吾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你……来看看不行啊!”灰崎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句,从一旁的男生手里抢过篮球,加入训练。
  
  虹村以一种极为惊诧的目光看着两人熟稔地交谈,在灰崎离开后询问塔安:“你跟那家伙关系很好吗?我刚才还以为你会被打呢,毕竟那家伙可是个危险分子啊。”
  
  “祥吾的话,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塔安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还在交谈间,教练走了过来:“虹村,通知一年级的,明天有两场练习赛要打,还有,上次加入的那个,把他也叫上。”
  
  “是。”虹村答应后向塔安打过招呼,匆匆向赤司的方向跑去。
  
  塔安耸耸肩,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在餐厅吃午餐的时候,灰崎也破天荒地跟了来,自己明明点了餐,却更喜欢去抢别人餐盘里的食物,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抢来的总会更美味些。
  
  几人当中,赤司和绿间的他不会去抢,青峰和紫原的他抢不过,所以他的目标主要是黑子和塔安,可是黑子和塔安又不与他争,抢了一会儿,灰崎就没了兴趣,丢下筷子:“我不吃了。”
  
  看到灰崎要走,塔安喊住他:“祥吾,你吃的太少了,下午训练量很大,空腹对你身体不好,不介意的话,这些饼干你吃掉吧。”说着,向灰崎的方向扔了一个袋子过去。
  
  灰崎虽然是满脸嫌弃,却还是接下了袋子,转身离开了。
  
  转头回来的时候,赤司正在通知明天的比赛内容,塔安看着青峰脸上的笑容和黑子亮晶晶的双眼,笑眯了眼。
  
  明天,真期待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