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14

        对方的篮球队长咧咧嘴,带着几人轻车熟路地拐进学校的偏僻无人的小道,塔安施施然跟着,黄濑拉住塔安的手,小声提醒:“喂,别跟着他们了,他们明显就是来找事的。”
  
  塔安回头,抚开黄濑的手,看了黄濑身后的黑子一眼,低声道:“我当然知道,所以一会儿,你保护好哲,如果哲受伤的话……给自己想一种死法吧。”
  
  小路上陆陆续续出现七八个人,成包围姿态将几人围起来,黄濑环顾一周,脸色有些发白:“再怎么说我也打不过这么多人吧?!!”
  
  “谁让你打了?躲开!!!”话音未落,塔安就已冲了出去,干脆地打晕两个人,黑子拉着还在愣神的黄濑从包围圈的缺口冲出去。
  
  冲出人群的黄濑回过神来,看着还在包围圈中的塔安:“这到底是……”
  
  黑子叹口气:“这就是我当时没说完的内容,安她,还负责解决这些暴力争端。”
  
  “怎么能这样?!!我要去帮他!”
  
  “你现在上去只会给安添麻烦!”黑子拦住黄濑,“安她学过格斗,这些人应该还伤不了她。”
  
  黄濑冷静下来仔细观察着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塔安,渐渐放下心来,低头想跟黑子说话,却看到黑子紧皱的眉头和越发担忧的眼神。
  
  “怎么了?”听到黄濑的发问,黑子快速扫了一眼黄濑,很快又紧紧盯着塔安。“安的脸色不太对劲。”
  
  “对了对了,塔安的手好暖和啊……”黄濑一边注意着塔安的脸色,一边说了句毫不相关的话。
  
  可就是这句话,让黑子成功白了脸:“暖和……糟了!!”黑子急忙向塔安跑去,黄濑紧紧跟在身后。
  
  塔安正巧解决完最后一个找茬的,刚回头就被黑子覆住额头,话语中伴随着担忧和自责:“果然,你发烧了,我怎么现在才发现。”
  
  “我没事的。”塔安拿下黑子的手,笑着安慰。
  
  “都发烧了怎么会没事啊!!”这次出言打断的是黄濑,在塔安没有反应过来时,将塔安背在背上,迈开步子跑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黑子也紧紧跟上,塔安回过神来:“不用去医院了,回学校吧。”看到两人要反对,又补充说:“在附近的我最放心的就是绿间医生,发烧又不是什么大病,而且,你们也要尽快回去和监督报告,回去吧。”
  
  两人不再开口,只是低头赶路,塔安静静趴在黄濑背上,没有抵抗过头脑中一阵阵的眩晕感,慢慢昏睡过去。
  
  塔安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务室了。从口袋中拿出隐形眼镜盒将美瞳摘下,想了想又摘下假发,揉了揉太阳穴。
  
  黄濑和黑子就在这时走进来,看到塔安醒了,黑子上前询问:“安,感觉怎么样?”黄濑则是一副被雷劈了神情,颤抖地指着塔安:“你……你是塔安?”
  
  塔安回答完黑子的问题,挑挑眉:“啊,对了,我还没有告诉黄濑君,我是女生的事。”
  
  “女女……女生!!”黄濑更加结巴了。
  
  还没等黄濑反应过来,赤司几人也走了进来:“看起来黄濑同学很吃惊啊,绿间,给他解释一下。”
  
  在绿间给黄濑解释的时候,赤司站在塔安床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紧紧盯着塔安。塔安在赤司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举起双手告饶:“对不起啦,阿征,我错了。”
  
  赤司深深地叹口气:“没有下次。”塔安点头应允,补充道:“话说刚才的阿征看起来好像帝王啊。”
  
  “帝王?安你在想什么啊?”青峰大笑出声,又在赤司冷冷撇过来时及时止住笑意。紫原蹲在塔安床前,戳戳塔安的脸颊,语气慵懒:“安仔的眼睛也是黑色的啊……唔,好软。”
  
  “是啊,说起来我上次没有摘下美瞳,大家还都不知道呢。”
  
  绿间医生打断房间里其乐融融的聊天场景:“行了,她还需要休息,你们该走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回去训练吧,黑子,黄濑,你们今天刚打完练习赛,一会儿的训练就不参加了,在这里照顾安吧。”
  
  两人点头,赤司几人依次离开,紫原将玉米棒放在塔安枕边,绿间将白羊座的幸运物丢给塔安,扶了扶眼镜,掩饰性地说一句:“你的幸运物,带好。”便跟在紫原身后一起走了。
  
  医务室里安静下来,黄濑找了把椅子坐下,先开口打破了宁静:“嘛……小黑子说的我大概明白了一些,但是不觉得不公平吗?为了球队牺牲自己什么的……”
  
  “要说不甘心还是有一点的,但是因为我喜欢篮球,如果这样能给球队带来帮助的话……还有,小黑子是……”
  
  “这个嘛,我啊,在尊敬的人的名字前都会加上个‘小’字。”忽略掉黑子表示反对的声音,黄濑又转头问塔安:“小塔安又是为什么要答应校长呢?也是因为喜欢篮球吗?”
  
  听到黄濑的问话,塔安笑着摇摇头,微眯起双眼,眼中满是愉悦:“不,是因为喜欢大家。”
  
  “大家?”
  
        “嗯,也包括你哦,凉太。”

        塔安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在这一刻,黑子和黄濑同时感觉到了,原先塔安和黄濑间的隔阂,彻底消失了。
  
  “不说这个了,小黑子,小塔安,我啊,好像迷上篮球了。”黄濑将双手搭在脑后,看着两人笑眯眯地说,黄色的眸子闪闪发亮。
  
  塔安和黑子闻言相视一笑,异口同声:“是吗……”
  
  一周之后的一天,塔安被监督叫去汇报黄濑的进步情况,汇报完毕,回到教室拿了书包后,塔安便准备回家。
  
  但在楼梯口,塔安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小真?你怎么在这里?”
  
  靠在楼梯口的绿间听到塔安的声音转过头,揉了揉太阳穴:“是你啊,小安。我在等赤司。”
  
  “等阿征吗?那阿征现在在监督那里?”
  
  “是。赤司他……似乎准备让黄濑和灰崎比一场。”
  
  “比一场?因为凉太和祥吾的位置冲突了吗?那么……比赛的结果难道会决定两个人谁是正选?”
  
  “现在还不知道……”绿间再次揉了揉太阳穴。
  
  塔安也注意到了绿间频繁的动作,眼中流露出担忧:“小真,不舒服吗?”
  
  “不是……”绿间看着塔安,几经犹豫后,终于开口:“小安,你有没有发现,赤司有时候会不太像他?”绿间用了一种比较委婉的表述,塔安却一语道破:
  
  “小真的意思是,违和感。”
  
  “果然,你也发现了,平时的赤司是冷静又温厚,但有时候,像变了个人似的,显得冷酷无情。”
  
  “小真是怀疑第二人格?”
  
  “我在担心,两个人中,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赤司呢?”
  
  绿间的眉间还有着忧虑,塔安踮脚抚平绿间的眉心,语气柔和:“别担心了,小真。”
  
  “你难道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不管怎么样,他都是阿征啊。无论怎样,这点都是不会变的。”
  
  绿间叹口气,眼中的担忧消退了一些,低声答道:“我知道了。”
  
  “那我就先走啦。”向绿间挥挥手,转过身来塔安眼中却没有刚才的轻松,小真也发现了,凉太和祥吾的比赛,阿征要舍弃祥吾了吗……
  
  忧虑重重地回到家,却在客厅里看到了更意料不到的人:“枢,你怎么来了?”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正是许久未见的枢。枢优雅地起身:“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认识了一群很可爱的人。”察觉到枢的欲言又止,塔安也不催促,为枢和自己泡了两杯红茶。
  
  枢拿起茶杯,轻啜一口:“是这样的,我们当时约定的日期,可能要提前了。”
  
  塔安正在给自己倒茶,听到枢的话,不着痕迹地顿了一下:“多久?”
  
  “一个月后。”
  
  塔安的瞳孔猛地缩了缩,一个月后,时间已经来不及看哲参加国中联赛了吗……
  
  “安,你……”
  
  枢还没说完,塔安就抢先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
  
  枢看了看塔安,转身放下茶杯,正要转身离开,就听到塔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语气中还存着苦涩:“呐,枢,酒柜里的酒我可以喝吗?”
  
  “可以。”枢的脚步停了一下,回答完塔安的问题,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走出别墅,枢回头看着渐渐关闭的房门,目光晦涩不明。
  
  他当然知道塔安心里的不舍,可是相比这个,优姬的生命对他而言更为重要,安刚才应该也看出来了,所以才打断了自己的话。
  
  告别了枢,塔安又在原地坐了一会儿,慢慢起身走向酒柜,从酒柜中拿出一瓶酒,倒进酒杯里,暗红色的葡萄酒在杯中摇晃,塔安看也不看一饮而尽,接着,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酒精却没有如她所料的麻痹她的思维,反而越来越清醒。
  
  从酒柜中又拿出一瓶酒,却不小心撞到搁置在酒柜一角的音乐盒,音乐盒砸在地上,曾经无数遍听过的曲子缓缓流淌“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若生命只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塔安苦笑着喃喃低语:“爱丽莎,这首歌我听懂了,可是又能怎么样?我也无法保证是不是能活着回来,你们都说让我找到能走进我心里的那个人,却没有人告诉我,等到分别的时候,会这么痛苦……”
  
  声音渐渐低下去,幽暗的灯光下,只有塔安耸动的肩膀,袖子上的水渍,还有时不时从牙关中漏出的,压抑的,痛苦的抽噎。

         塔安遵循着生物钟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如愿醉过去,再次苦笑一声,塔安起身去洗漱。
  
  看着镜子里明显憔悴的面容还有红肿的双眼有些无奈地叹口气,找出枢给的药抹在眼睛周围,脸色苍白这个实在是遮掩不了了,不过这个也算好解释,要离开的事,还是瞒着他们吧,只要自己还在他们身边一天,就一定要保护好他们。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愈发坚定,塔安露出一个和平时没有差别的笑容,收拾好家中的一切,照常去了学校。
  
  下午的训练,灰崎突然间来了场地,塔安没有错过赤司和监督之间的眼神交流,看来,凉太和祥吾的比赛,就在今天下午了。
  
  日常训练结束后,一军的队员三三两两离开,这时,黄濑向灰崎提出了挑战,赤司几人和塔安一起,站在场边围观
  
  比赛的结果在塔安的意料之中,黄濑的经验和熟练程度还不够,因而败给了灰崎。
  
  黄濑跪在地上大口喘气,显然体力消耗极大,灰崎在一旁站着,望向黄濑的眼神中满是不屑和对黄濑自不量力的嘲笑。
  
  最后两个一军成员准备离开,在篮球场的门口和一个女生迎面相遇,女生化着浓妆,向灰崎打招呼:“灰崎君,好了吗?”
  
  “喂喂,那不是黄濑的女朋友吗?”
  
  “别说了,走吧走吧。”
  
  两个一军队员的交流场内的人听得清楚,灰崎轻蔑地笑着,搭上女生的肩膀:“啊,结束了。”
  
  “全身都是汗,臭死了。”女生推开他。
  
  灰崎调笑:“现在就要去洗澡,要一起去吗?”
  
  “才不要,咦,黄濑君?”女生娇笑着回答完灰崎的问题,这才发现灰崎身后的黄濑。
  
  “啊,向我挑战结果失败了。”
  
  “真逊啊。”女生的语气中竟也带上了嘲讽。
  
  塔安站在场边,靠着身后的墙壁,两人经过塔安时,塔安轻轻开口:“呐,祥吾,你对她是真心的吗?”
  
  灰崎停下脚步,看着塔安淡然的神情,语气中满是理所当然:“怎么可能?”
  
  “这样啊……”塔安微微弯起唇角,下一秒,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单手扼住女生的喉咙将她狠狠摁在身边的墙壁上,目光也冷下来。
  
  女生使劲地扳着塔安的手,灰崎和其他几人这才反应过来,赤司抬手示意众人先静观其变,灰崎虽不会听赤司的,但原本对这个女孩也是无所谓的态度,想看看塔安想做什么,就也站在原地。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时,塔安已经开口:“谁给你的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凉太输给祥吾,是他能力不足,但你算什么?也敢来招惹他,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不然……”塔安松开手,女生狠狠跌在地上,抬头,塔安目光冰冷,“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一番话,如冷刀利刃刮面而来,直令女生胆战心寒。女生含泪看向灰崎,却发现灰崎并不打算帮她,只好自己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塔安:“你不怕我说出去?”
  
  塔安正仔细擦着刚才扼住女孩脖子的手,闻言抬头,脸上还是平时清浅的微笑,声音中却极尽讥讽:“哦?你去试试看吧,看看大家会信谁?”女生不甘心地抹掉眼泪,冲出篮球馆。
  
  青峰几步上前:“安,你没事吧?”桃井也走过来:“太乱来了,如果她真的告诉别人怎么办?”
  
  塔安笑笑:“她不会,她很清楚大家会信谁,而且,哪怕她真的说了,对我而言也无所谓,我营造的外表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大家的伪装,如果这个伪装没用了,不要也罢。”
  
  就在几人说话时,灰崎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赤司紧紧盯着灰崎的背影,塔安心中有些酸涩,阿征他,还是决定要舍弃祥吾啊……
  
  几人离开篮球馆后,赤司去找监督,却在监督休息室的门外听到虹村前辈将队长的位置交给他的决定。
  
  虹村将自己的对赤司的期待告诉他,赤司沉默地点了头。
  
  向监督汇报完情况之后,赤司和绿间结伴回家,期间,绿间先发问了:“黄濑和灰崎的位置重合了,你打算怎么办?让黄濑做替补吗?”
  
  “不,黄濑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场下也有虹村前辈做替补,不听话的棋子,是时候舍弃了。”
  
  绿间被赤司冷血的话震惊在原地,看着赤司越走越远,眼中的愁云愈发浓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