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15

         赤司的动作比塔安预想中要快,黄濑和灰崎比过之后的第三天晨练时,监督就宣布了灰崎退部的消息。
  
  晨练结束后,黑子在学校的垃圾场边找到了正在丢球鞋的灰崎。
  
  “灰崎君,退出篮球部,是真的吗?”
  
  “啊,是啊,怎么了?”灰崎转身看着气喘吁吁的黑子,冷漠地回答。
  
  “明明很有才能,为什么?”
  
  灰崎转过头,额前的碎发遮挡住脸上的表情:“只是打腻了啊,笨蛋。天天训练累得要死,还一身臭汗。”
  
  “灰崎君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黑子再次追问。
  
  看着黑子认真的神情,灰崎将球鞋丢进焚烧炉:
  
  “你真的是白痴啊,你该不会以为我其实是个认真的好人之类的吧这世上不是只有好人的,真正的坏人,和恐怖的人也是存在的啊,拜啦,你可别会错意对我抱有同情心啊,说不定你们这些留下来的人,以后才会比较惨啊。”
  
  说完,幸灾乐祸地咧咧嘴角,挥挥手离开了。
  
  在墙的转角,塔安听完两人的一番话,不声不响在灰崎离开前转身离去。
  
  打电话给老师告了假,塔安在天台上找到了翘课的灰崎:“找到你了,祥吾。”
  
  正在闭目养神的灰崎懒懒抬眼看了一眼塔安:“啧,你来干什么?”
  
  “猜你心情不好,来陪你聊聊天咯。”塔安笑眯眯地从手中的袋子中拿出一罐啤酒递给灰崎,“给。”
  
  灰崎接过啤酒,有些不屑地撇撇嘴:“我有什么心情不好的,话说你不是好学生吗?怎么翘课来喝酒啊。”
  
  “好学生?我可从没说自己是个好学生啊。”塔安像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咯咯”笑了几声,橙色的眸中眼波流转,“祥吾不是自己想退部的,赤司找过你了吧。”
  
  “你倒是了解赤司。”灰崎嗤笑一声,将昨晚训练结束后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塔安。
  
  塔安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吐槽:“品行虽不值得恭维,但至少为帝光的胜利做出过贡献,嘛,阿征的说法还真是一针见血啊。”
  
  “喂,安,你到底是哪边的?”灰崎不悦地伸手揉着塔安的头发。
  
  “别闹啦,发型都乱了。”塔安笑着躲避灰崎作乱的手,“不过我倒是赞同阿征的说法,凉太真的有一天会超过你,这一点,你应该也感觉得到。”
  
  空气一下子沉默了,灰崎收回手,一言不发地往嘴里倒着啤酒,塔安也不开口,只在一边静静陪着。
  
  “啊,好烦!”灰崎烦躁地抓抓头发,又看着一边眼中带笑的塔安,“话说,你为什么不怕我啊?”
  
  “怕你?为什么?祥吾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啊。”在灰崎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中,又接着吐槽,“虽然有些时候很嘴硬就是了,明明很喜欢篮球还骗哲说玩腻了。”
  
  “你怎么知道的?居然偷听。”灰崎差点跳起来。
  
  “什么偷听,明明我只是路过。”塔安晃晃手中的啤酒瓶子,又拿起一杯打开,“祥吾还会继续打篮球吧。”
  
  “不知道。”灰崎起身,拍拍身上的灰,“我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慢慢喝吧,这次我记下了,下次有时间请你喝酒。”
  
  “嗯,约好了哦。”塔安摆摆手向灰崎告别,看着灰崎的身影消失在门后,踩着下课的时间喝完手中的就,将一切收拾好,回到了教室。
  
  下午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接受了灰崎退部的事,黑子依旧有些放心不下,却被虹村前辈斥责:“别那么天真,是队友的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什么时候厉害到可以去担心别人了?”
  
  塔安在场边也能感受到队里似乎有什么正在渐渐变化,这种变化,感觉不太好呢……
  
  回过神来时,就看监督正在将教练介绍给大家。看着面前自称是“白金耕造”的人,塔安微微眯起双眼,自己记得他,训练的时候经常站在二楼默默观察,有几次在家政教室为赤司他们准备加餐的时候他也来过,看起来……
  
  正想着,就听黑子已经说出来:“看起来是个很和善的人呢。”听到黑子的话,青峰几人不约而同说了一句:“那是错觉。”
  
  真是难得见到几人这么统一呢,一边这样想着,塔安就听到白金耕造的声音:
  
  “至今为止都挺悠闲的啊,差不多该开始真正的训练了,虽然强度会大一些,但是不用担心,年纪轻轻的怎么练都死不掉。”
  
  死,死不掉,真是厉害的形容啊,塔安默默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时,白金耕造已经宣布完队长的换任,正招手示意她过去。
  
  塔安上前几步,白金耕造拍拍他的肩膀:“一直以来也辛苦你了,你的便当搭配我看到了,很好地平衡了他们身体需要的营养素,下了不少功夫吧。”
  
  “不,没什么。”“但是,为了比赛,这些还不够,一会儿我会将食材搭配给你,他们几个人这些天的便当就交给你了。”
  
         塔安抬眼看看众人,点头回应:“是。”

         放学回家的路上,几人就赤司当选队长的事讨论着,绿间是几人中最了解赤司的,所以他对此事的评论是,“比起虹村队长,他拥有更好地带领这支队伍的实力。”
  
  说完,又转头斥责一句身边的紫原:“紫原,不要一边走路一边吃东西啊。”紫原撇撇嘴不理会,气氛顿时有些剑拔弩张,黄濑凑到青峰身边问:“喂喂,那两个人关系不好吗?”
  
  “倒也不能这么说,绿间的家教严格,而紫原很散漫,所以两个人有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冲突,嘛,不过一般这种时候……”青峰没有说完,向两人的位置扬了扬下巴,“安就能搞定。”
  
  塔安安抚性地拍拍绿间的背:“小真,放松一点,对敦别太严格。”,转身踮起脚,用纸巾擦净紫原嘴边的零食碎屑,笑眯眯地劝慰:“不过,敦以后还是不要边走边吃了,对身体不好,很伤胃的,到时候生病了,难过的还是你哦。”
  
  紫原将大手抚上塔安的头,使劲揉了揉,嘟囔:“安仔最麻烦了。”绿间也摘下眼镜擦了擦:“你不能一直宠着他。”“是~是~”塔安举起双手,象征性地告饶。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但黄濑离开时的一句话,却让塔安格外忧心,“如果有一次,小塔安不在怎么办”
  
  是啊,自己不在的话,怎么办?一个月,这是给自己的最后期限,塔安唇角的笑意僵住,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担忧。
  
  第二天,塔安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学校,虽说请了假,放心不下的几人依旧在放学后结伴去了塔安的家。
  
  “啊啦,大家怎么来了?”打开门看到众人的塔安有些吃惊。“听说你不舒服,来看看你。”回答的是赤司。
  
  “只是低血糖头晕而已,没事的,大家先进来吧,家里就我一个人住,不用太拘束。”塔安将众人领进家中,为几人泡了红茶,“大家今天的训练怎么样?”
  
  黑子向塔安讲述了训练的风波,听着紫原绿间和青峰黄濑轮番起冲突,塔安脸上虽淡淡地笑着,放在背后的手却狠狠攥紧了。
  
  “说起来,为什么小塔安是一个人住啊?”黄濑环顾了一周塔安的房子,“父母在国外吗?”
  
  “不是,我是孤儿,房子是我一个朋友借给我暂住的。”塔安为紫原添了茶,脸上神情不变。
  
  “咳,咳,抱歉啊,小塔安,我不是故意的。”黄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被茶水呛住,赶紧向塔安道歉。“没事的,我不介意。”塔安并没有把黄濑的问话放在心上。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天,赤司几人就离开了,塔安站在门口,看着赤司的背影,脑海中又浮现出今天思考的结果,如果自己真的要走的话,大家要交给谁来照顾?现在最好的人选,是阿征不曾出现的里人格,不不,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观察一下吧……
  
  在家休整一天之后,塔安按时出现在了篮球部,这次和二军出去比赛的是绿间、黄濑和青峰。看着逐渐拉大的分差,塔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阿大的实力超出平常人太多了,这样下去的话……
  
  比赛结束后,看到场上沉默的地方球员,青峰脸上第一次没有了比赛胜利时的笑容,塔安也保持了沉默,内心不断摇摆,真的,要用那个方法吗?
  
  青峰情绪的低落直到放学时都未缓解,得到黑子“我也不会要求你一定要说出来,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就好”的劝慰,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塔安的关注点则在桃井被赤司拜托收集情报上,难道说,阿征也感觉到了队伍的变化?不对,感觉到的不是阿征,应该是那个里人格吧,塔安眯起双眼,不过如果自己要走的话,有些东西还是教会五月比较好。
  
  这样想着,塔安拍拍桃井的头:“辛苦你了五月,明天开始,我来教你怎么整合这些材料。”“真的吗?太好了。”桃井欢呼一声。
  
  众人告别桃井,一起回家,塔安走在几人身后,看着几人并肩而行的背影,比起并肩而行,我希望你们能有独自面对一切的实力,所以,我终究要做下那个艰难的决定,试着唤醒阿征的第二人格,只有那样冷酷无情的人领导大家,才会让大家迅速成长,但是这样同行的画面,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了……
  
  “大家,对不起……”喃喃低语很快消散,只有路过的风知道,刚才的低语,不是错觉。

         几天后,几人结束训练后结伴走出校门,门外,并排停放着两辆车,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车旁,看到赤司出来,迎上去:“少爷。”
  
  赤司停下脚步,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不用接送吗?”
  
  管家小心翼翼的解释:“是这样的,明天是少爷您的生日,老爷要举办家宴,邀请您的朋友们参加,所以今天命我来接您的朋友们,在家住一晚,明晚参加家宴。”
  
  “既然明天才办家宴,那今天就不用接了,明晚让他们自己来便好。”赤司并不让步。
  
  “少爷。”管家略略加重了语气,“这是老爷的意思。”
  
  眼看气氛陷入胶着,塔安笑着开口:“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家,上车吧。”
  
  赤司还要阻拦,塔安悄悄拉拉赤司的衣角,做着口型:“别-担-心,有-我-在。”
  
  最终赤司保持了沉默,几人分散着坐上两辆车,共同向赤司家驶去。
  
  到达赤司家里,见过赤司的父亲——赤司征臣并一起用过晚餐后,几人被带到各自的房间。
  
  塔安的房间紧挨着赤司,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夜渐渐深了,塔安起身向赤司房间走去。不出所料,赤司房间的灯还亮着。
  
  塔安敲敲门,赤司揉着眼角将门打开,看到门外是塔安后微微有些惊讶:“安?怎么还没睡?”
  
  “唔,有些睡不着,阿征不也还没睡吗?在忙工作?好辛苦呢。”塔安看着赤司有些疲倦的面容,“刚好我要去厨房,阿征想喝点什么吗?我去拿。”
  
  “既然这样的话就麻烦你了,帮我带杯咖啡吧。”“不行哦,咖啡太伤身了,我帮你泡杯绿茶吧。”自顾自的决定好,塔安转身下楼。
  
  赤司看着塔安的背影,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回了房间。不多时,塔安便回来了,再次敲门征得赤司同意后,塔安走进赤司的房间。
  
  把门稍稍掩上,塔安将手中的绿茶放在赤司面前,一手端着牛奶,一手拿着汤匙搅拌,汤匙有规律地碰触在杯壁上,发出“叮……叮……”的声响,搅拌了一会后,塔安将汤匙取出,轻轻敲在杯沿上“咚”的一声结束。
  
  喝了一口牛奶,塔安绕到赤司面前,看着面前已经无论略有变化的人,淡淡开口:“我是不是该说一声初次见面?该怎么称呼你?里人格?”
  
  面前的赤司已经不是原本平易近人的模样,眸子也从蔷薇红变为了一金一红,眼中满是冷冽:“随你。你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
  
  “那就征君好了,不过我也没想到征君真的存在呢,原本只是想试一试的。”塔安嘴角的笑意依旧温和,注视着里人格的目光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我本来就是存在的,离取代他也不远了。”
  
  “取代?征君为什么要这么说?或者说,征君知道些什么?”
  
  【赤司】(里人格)靠着身后的椅背,一双异色瞳紧紧盯住塔安:“是,我知道,他们最终的结果是分崩离析,而这个未来中,没有你。”
  
  塔安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喃喃低语道:“果然是这样吗……”
  
  “怎么?想阻止吗?”赤司俯下身,不让塔安的目光有一刻闪躲,语气中满是无情:“我可不会讲求什么同伴,只要是扰乱我棋盘的棋子,我都不会放过。”
  
  “不会阻止你的,甚至说,我该请求你,征君,拜托了,好好照顾他们,如果在你的心中没有同伴,那就把他们培养成你独当一面的棋子吧。”
  
  塔安一字一顿,喉头像被什么哽住似的,心里也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如果,如果自己还能留下,结局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赤司】看着塔安满溢着悲伤的眸子,一瞬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沉默许久后,开口询问道:“什么意思?你不和我们一起吗?你要走?”
  
  塔安苦笑着摇摇头:“那就说好了,征君要代替我照顾大家,你该走了征君,还有,对不起。”说完这句话,塔安一个响指结束了刚才用声音开始的催眠。
  
  【赤司】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眸色已经恢复成蔷薇红,抚了抚额:“奇怪?我刚才怎么了?”
  
  塔安压抑住心底的忧伤,笑着将茶杯向赤司那里推了推:“刚才看你在走神,是不是太累了?处理完这些就早点休息吧,熬夜对身体也很不好的阿征,我要先去休息咯,晚安。”
  
  赤司捧起杯子啜饮一口绿茶,向塔安笑笑:“好,晚安,小安。”看着塔安转身离开的背影,赤司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一刻的塔安,凄迷而寂寥,彷如浓夜中迷离的孤魂。
  
  摇了摇头又嘲笑自己,怎么可能?果然是累了吗,看来还是要早点休息啊。
  
  很久以后,赤司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那时没有追上去询问塔安?如果询问了,未来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