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寻

喜欢写文,喜欢动漫,更喜欢写同人グッ!(๑•̀ㅂ•́)و✧

【综漫】塔安,请多关照 16

         第二天一早,塔安早早醒来,帮助桃井叫醒了赖床的青峰后,几人结伴一同用餐,只不过这一次,几人并未见到赤司征臣。

         饭后,塔安见几人有些无所事事,便笑着提议道:“既然这次来不及给阿征准备生日礼物的话,大家要不要帮忙准备生日宴呢?”“好主意。”几人点头同意,分头准备起来。

         塔安去了厨房帮忙,其他人则因为料理能力的不足而帮忙一同布置起宴会大厅,赤司在房间中忙着处理事务,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众人的忙碌,低语:“真是的……”,唇角却不自觉微微上扬。

         绿间一边忙着布置,一边见缝插针地向其他人普及了一些基本的礼仪常识,众人似懂非懂地听着,就这样忙忙碌碌到下午茶的时间,工作才告一段落。

         众人坐在花园中享用着塔安准备好的茶点,其中还有被塔安从工作中硬扯出来的赤司。赤司放下茶杯,看一眼众人,想起什么似的皱起了眉。

         青峰黄濑还在打闹,几人的目光全部在他们身上,塔安敏锐地发现了赤司神情的变化,目光并未从青峰身上移开,低声询问道:“阿征,怎么了?”

         “我在想父亲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赤司也低声作答,半晌,没有听到塔安的回复,赤司抬眸,正巧看到塔安唇角还未隐去的笑意,“你知道些什么?”

         “唔,也只是猜测罢了,阿征也不要再想了,过生日就是要开开心心才好,至于目的,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不过这种监视的目光,还真是讨厌啊,塔安垂下眸,挡住眼底的暗涛汹涌。

         临近晚宴,几人被管家带领着去更换礼服和做造型。一番收拾下来,众人都变了样子,同样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再搭配上与各自发色相同的领带,衬得几人越发帅气。

         桃井也将长发挽成发髻,鹅黄色的及膝礼裙,优雅而又不失俏皮,几人聚在一起,相互间打着趣,塔安却迟迟未到,就在几人等得焦虑时,身后却传来“嗒……嗒……”的脚步声,几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却在同一时间怔在原地。

         塔安身着抹胸长裙,蓝色的渐变色从胸前至裙摆不断加深,额前的碎发全部梳理至一侧,黑色的长发散在背上,冲淡了塔安气质的清冷,整个人分外柔和。

         桃井先反应过来,上前挽住塔安的手臂:“还是第一次看到安穿女装呢,好漂亮。”“谢谢五月,让大家久等了。”塔安轻轻拍拍桃井的头,看看众人,笑着回复。

         绿间却皱起眉头,走至塔安的一侧低声问:“他们知道你是女生了?”“嗯,看来好好调查过我们了。”塔安盯着从楼梯走下的赤司征臣,目光锐利,声音也压得极低。

         赤司征臣象征性地说了几句开场白便宣布宴会开始,桃井端起一杯饮料,四顾有些茫然,参加一次这样的宴会可以说是每个普通女孩的梦想,可当梦想成真,她却无法控制心中的紧张和胆怯。

         看看身边篮球部的众人,小紫还在吃东西,哲君还是一样的面瘫脸,小绿和小黄看起来很冷静,但脸上的表情明显比平时绷得更紧,阿大也难得安静地站在她旁边,如果不是身侧有些僵硬的手,没有人知道他在紧张。

         腕上忽然一阵冰凉,桃井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塔安,塔安也看到了众人的反应,微微叹气:“大家别那么紧张,放松点。”又回头拿过桃井手中的酒杯,递去一盘糕点,“五月,这杯是红酒,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拿果汁,在此之前,先吃些甜点吧。”

         桃井呐呐地接过碟子,看着塔安转身离去,自然地穿梭在人群中,忽然觉得他们几人之中,只有塔安和这样的环境如此契合。

         青峰看到桃井发呆,走到桃井面前挥挥手:“五月,你怎么了?”桃井受到惊吓,手中的碟子没有拿稳,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众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桃井身上,桃井手足无措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肩膀被人拍了拍,伴随着熟悉的低语:“冷静,没受伤吧?”

         桃井回头,撞进塔安关切的目光中,声音有些哽咽:“安……”

         塔安仔细打量一下桃井,确定她没有受伤后,安抚地拍拍她的背,向不远处的侍者示意:“请来处理一下。”

         两个侍者很快拿着清扫工具来打扫地上的碎片和甜点,桃井在塔安的安抚下,平复了情绪,正要开口,身后却忽然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

         “赤司君这是从哪里请来的客人呀,竟然将碟子都打碎了,真是失礼”

         “赤司君这是从哪里请来的客人呀,竟然将碟子都打碎了,真是失礼。”

         这句话一出,篮球部的众人脸色都不太好。塔安抬眼看着走来的女孩,浅棕色的短发,乳白的蛋糕裙,灿烂的笑容中暗含讥讽。

         桃井有些气愤,可又不想再生什么事端,青峰的眸色也沉了沉,想要开口说什么,又忍了下来。

         在一片尴尬中,塔安漫不经心地开口:“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觉得,比起不小心打破碟子,在他人的宴会上取笑主人请来的客人,好像更失礼一些,你觉得呢?”

         众人的目光早就暗暗锁定这里,听了塔安的话,人群中传来低低的嗤笑声,女孩涨红了脸,抓着身边男孩的胳膊撒娇:“辻龙哥哥,她骂我。”

         被叫做“辻龙”的男孩抬起头,抱歉地向他们笑笑,看到那双墨绿色眸子中的歉意,塔安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也微微一笑作为回礼。

         看到男孩不帮自己,还和对面那个没教养的女孩“眉目传情”,女孩气愤地甩开辻龙的手臂,几步走到塔安面前,语气极尽讥讽:“没教养就是没教养,别以为穿上礼服就是上层社会的人了,天真……”

         青峰已经听不下去了,脸色阴沉,正要上前便被塔安挡住,塔安唇角含笑,动作干脆地将手上的果汁泼在女孩脸上,讥讽的话语戛然而止。

         在女孩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塔安淡然地将空酒杯放回桌上,脸上依旧是客气的笑容:

         “抱歉,我不太习惯有人忽然逼近我,刚才不小心手滑了一下,不过,我想生活在上层社会的这位小姐是不会和没教养的我一般见识的吧?”

         女孩狼狈不堪,气红了脸,还要再说什么时被身后的声音呵斥:“够了,小唯。”

         塔安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女人,眉眼间和面前的女孩十分相像,应该是她的母亲吧,这样想着,就听女人先开了口:“很抱歉,我是椎名雅子,这是我女儿椎名唯,这次是我女儿不对在先。”说着拍拍女儿的背,“小唯,快道歉。”

         椎名唯看了一眼母亲,不情不愿道:“对不起,我错了。”

         其他人还在惊讶刚才跋扈的女孩为什么转眼间就变得如此乖巧,塔安却眯起双眸,在心底冷笑,看来是想以服软来体现我们的得理不饶人吗?这里这么多商业名流,一旦回答不慎,就会对阿征家里的事业有影响,不过,到底谁会受影响,还是个未知数呢……

         塔安笑着上前,也低头致歉:“我也有错,我们是阿征的同学,平时的确对这些东西接触甚少,所以难免有些紧张和不适,影响了大家的心情,不好意思。”

         一番话,把刚才给椎名唯的难堪全部归为初次参加宴会的紧张和不适,众人笑笑表示理解,各自散去,椎名雅子仔细盯着面前的女孩,她刚才的话是无意的吗?如果不是……

         塔安注意到椎名雅子眼中的晦涩不明,故作乖巧地询问:“椎名夫人,不需要让椎名小姐去整理一下吗?”椎名雅子这才反应过来,叫来管家带椎名唯去整理,因此也就忽略了塔安在她们转身后露出的冷笑。

         事情解决,塔安转头和众人闲聊起来,青峰长叹一口气:“累死了,对了对了,安,刚才那个女的,跟你有点像啊。”

         “有点像?没有吧阿大,你一定看错了,安才没有那么讨人厌。”先提出反驳的是桃井。“就是就是,小塔安最好了。”塔安没有参与进几人的争论,从身边的桌子上端起果汁,有点像吗?真是讽刺……

         宴会进行到一半,乐团开始奏乐,客人们两两一组走进舞池,塔安和众人自然只是站在场边。整理好仪容的椎名唯趾高气扬地从几人身边经过,跑到辻龙面前,想要和辻龙跳舞。

         辻龙有些抱歉地拒绝了她,转身向塔安走来,站在塔安面前伸出手,邀请塔安共舞。塔安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一旁的青峰就上前拉住塔安的手,狠狠瞪一眼辻龙:“谁要你的假好心。”

         其他人还没来得及阻止,青峰已经将塔安拉进舞池。黄濑僵硬着转头问身边的绿间:“小,小绿间,我记得,小青峰不,不会跳舞吧?”

         “这下麻烦了。”身边的绿间推推眼镜,表情严肃。

         青峰拉扯着塔安走至舞池中心,忽然停了脚步,塔安看着青峰尴尬的神情,试探着问:“阿大,你没有学过跳舞吧?”

         青峰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僵硬,塔安知道自己猜对了,暗暗叹口气,另一只手搭上青峰的肩膀,低声:“跳吧,场边的人可都等着看笑话呢。”

         听到塔安的话,青峰更加手忙脚乱:“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塔安打断:“搭着我的腰,别紧张,也别看脚下,跟着我。”随着音乐,塔安踏出了舞步。

         跟着塔安的节奏,青峰慢慢放松下来,手也自然而然地搭上塔安的腰,明明是塔安带着青峰在跳,可在其他人眼中,却是青峰带着塔安在旋转。

         忽视掉场边人各异的眼神,塔安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隐瞒不了了啊,不过既然是赤司的生日,就给大家留下一些开心的回忆吧。

         整场舞会,塔安轮流教篮球部的众人跳舞,赤司则教会了桃井,大家玩得很开心。宴会结束,众人原本打算告辞回家,却被赤司征臣留下。

         “玩了这么久,你们应该也累了,这样吧,你们再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赤司征臣说着向管家摆摆手,“去准备点茶点给征十郎的朋友们。”

         管家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将茶点摆在桌子上,气氛有些尴尬,赤司征臣这时再次开口:“大家吃些茶点就早点去休息吧,塔安,可以跟我来一下吗?”

         众人的目光聚集在塔安身上,坐在塔安身边的赤司刚要起身说些什么就被塔安拉住衣袖,塔安举起茶杯,神色不变:“赤司先生,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没有什么要向他们隐瞒的。”

         赤司征臣极快地扫视众人一眼,笑着:“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听说你是孤儿,我想收养你。”

         “哦?你想收养的是哪个身份?塔安?还是椎名晴?”塔安轻声笑笑,做了回复。

         “小塔安什么意思?还有,椎名晴是谁啊?你认识吗,小绿间?”黄濑转头和绿间窃窃私语。除了黄濑和绿间,其他人也是一脸茫然,赤司开口向众人解释:“椎名晴,椎名遥和椎名雅子的二女儿,在出生八个月时因为医院的照顾不当死亡。”

         众人在脑海中缓慢地消化赤司的话,椎名雅子不就是刚才那个椎名唯的母亲吗?椎名晴是二女儿的话,就是椎名唯的妹妹了?!

         坐在主位的赤司征臣低声笑了:“呵呵……征十郎啊,椎名晴可没有死……。”说话间目光紧紧盯着塔安,“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椎名晴。”

         如果说刚才的众人还在云里雾里,现在赤司征臣对着塔安说出“椎名晴”对他们而言不亚于一个霹雳。

         椎名晴就是他们眼中是孤儿的塔安?!这么说,塔安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那为什么说自己是孤儿?

         塔安像是看出了众人的不安和迷茫,安抚性的向众人笑了笑,转向赤司征臣:

          “很抱歉,赤司先生,你想收养的那个椎名晴已经死了,从十三年前被抛弃的那一刻起,我便只作为塔安而活下来。”

         “抛弃?”篮球部的众人异口同声。

         “嗯,是这样的……”塔安缓缓将事情的经过讲述给众人,末了补充一句,

         “不要同情怜悯我,我不喜欢,阿征也不要想帮我报仇,椎名家的东西我看不上,我想要的,我自己会动手,我想过的生活,会自己给自己。”

         这时的塔安眼中,满是炫目的光华,就算窗外阴暗的暮色也无法遮掩她的耀目光芒与凛然傲气。

         篮球部的众人相视而笑,是啊,安从来不是那个只会躲在他人身后的存在,相反,每次庇护众人的总是她,哪怕身形单薄,也会给在乎的人撑起一片天,这就是安。

         赤司征臣见目的无法达成,也停了想利用塔安打击椎名家的想法,众人在赤司家又住了一晚,隔天就被司机挨个送回了家。

         回到学校,塔安觉得那段快乐的时光像是错觉,离自己离开这里还有十天,队里的矛盾在激化,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一方面尽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一方面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无所保留地教给桃井。

         一个午后,在陪众人吃过午餐后,塔安没有像往常一样和黑子一同回去班级,而是爬上了天台。坐在天台上,塔安打开手中的音乐盒,听着旋律出神,脸上满是悲伤。

         听到门那里传来响动,塔安立刻合上音乐盒,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出现在门背后的是黄濑,能在天台看到塔安,黄濑也很吃惊,很快,目光就被塔安手中的音乐盒吸引住了:“呐呐,小塔安,这个音乐盒里是什么曲子啊,可以给我听听吗?”

         “可以哦。”塔安笑着,“但不是现在。”

         “啊?那什么时候可以啊?”黄濑扁扁嘴。

         塔安这次却没有看他,目光缥缈地注视着远方:“很快了……”

评论

热度(4)